↑那一年的犯規訪碑 ─ 《雄鎮蠻煙》約1992年草嶺古道

前不久當我看到潭哥前輩貼出「2014草嶺古道追芒 」活動訊息時,立刻就想起二十多年前讀大學的某個暑假,與同學大寶及阿福一起走草嶺古道的古遠回憶,所以雖然在福隆車站的集合時間十分之早﹝對我這晚睡晚起的人而言﹞,最後還是決定即使沒睡也要參加。因為除了二十多年來未曾再到訪過草嶺古道外,主要的驅動力,還是因為現在正嘗試著立碑形式的我,對年少讀書學習創作時在草嶺古道所見的《虎字》與《雄鎮蠻煙》兩碑,實在是念念不忘,或許在立碑試驗已屆十年的此際,也該是回過頭再拜見土地啟蒙老師道聲感謝的時候了!﹝但二十多年前完全無法預料後來居然會實驗立碑﹞

不過在人滿為患的芒花季﹝2014.11.8﹞,重回草嶺古道觀《虎》字與《雄鎮蠻煙》兩碑,心底雖仍激動,但也發現事過境遷,《雄鎮蠻煙》碑旁立了塊「三級古蹟禁止攀爬」的告示牌。如同因為潭哥「2014草嶺古道追芒⋯⋯ 」的活動訊息,讓我追想讀大學時訪草嶺古道的回憶般,這塊「三級古蹟禁止攀爬」的告示牌,馬上讓我聯想起,哈!我正擁有著二十多年前攀爬到《雄鎮蠻煙》巨石頂上,現在絕對是超級犯規的到此一遊照﹝如沒記錯的話,當時僅告示禁止拓碑與毀損﹞。

回家後當然憑記憶立刻翻相本找出了這張犯禁之照,除了年少輕狂、朱顏只堪回首殘影中,是否也像是前不久重新出土的1995年手釘檜木小桌,所引發的恍然大悟,原來早在二十多年前的草嶺古道探訪行,已在無意間播下現在小草立碑實踐的偶然種子‧‧‧
 
今日在《雄鎮蠻煙》碑旁誘發回憶的禁止告示
 
二十多年後的《雄鎮蠻煙》碑今日,爬上不少厚苔
 
二十多年前在《虎》字碑,發福大叔僅殘存影中的年少朱顏啊!
 
與大寶及阿福,那時候草嶺古道最高點的土地公廟塗裝超級鮮艷耶!現在則是石頭原色
 
在草嶺古道最高點與當地一位戴阿福帽子但身穿大里國小運動服的小朋友合照,這位小朋友現在也三十多歲了吧!後面那位小夥子已成大叔無誤,泣!
雖然我始終搞不清楚臺灣黑熊與草嶺古道有何關聯,但今日又和偶像潭哥在草嶺古道的黑熊前拍到一張合照了!興奮!﹝對不起潭哥,我又穿牛仔褲爬山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