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8%87%E9%BB%83%E9%8A%98%E6%98%8C%E8%80%81%E5%B8%AB.jpg.1.jpg

↑一方心田裡的年少歲月 ─ 「黃銘昌個展」 觀感2012.6.17北美館﹝大一時第一組同學與黃銘昌老師一同到山城九份校外教學的合影,時間在整整二十多年前的1990或1991年﹞

曾是黃銘昌學生的我,真是對不起老師,直到展覽最後一天﹝2012.6.17﹞,因為必須送發票到北美館禮品店,才順道看了黃銘昌老師在三樓的回顧展。儘管不是專程,似乎對老師很不敬,但我算花了不少時間,蠻認真地把整個展覽細細地看了不止一次‧‧‧

除了這真是黃銘昌老師非常完整的大型回顧個展,值得慢慢觀看;另外一方面,其實是整整二十年前﹝1990至1991﹞讀文化大學美術系一年級的年少記憶,全無預期地傾洩迴盪在展場的徘徊之中。

教我大一的這一年,也是黃銘昌老師待在文大美術系的最後一年﹝沒記錯的話﹞。記得因為是大一,所以全班先分兩組,各組一禮拜有兩個白天共八堂的素描課由同個老師帶,上學期結束後,兩組老師再互調。在這樣的大一素描課慣例下,我所在的一組,非常非常幸運地先讓黃銘昌帶領著﹝另一組則是相對倒霉地由系主任派的吳姓老師所教﹞。雖然至今已離二十多年,我仍清楚記得,黃銘昌老師兩個白天的素描課,一天是在山下的芝山岩戶外寫生,另一天則在山上看各式各樣的藝術電影或者老師美術史觀的幻燈片﹝楚浮的《四百擊》就是在老師課堂上才第一次有機會看到﹞。相對於另一組兩天全悶在某大樓地下室,仍依舊畫著石膏像﹝為了聯考還畫得不夠嗎?﹞,我們這一組簡直爽歪樂翻了!加上黃銘昌老師留學法國,而且又是個公認的超級大帥哥﹝儘管私底下大家總是謠傳著老師的戀愛性向,以及他那些文人朋友們的八卦﹞。所以在極度快樂又具啟發性的大一上學期同時,我所處的第一組,大家都極度憂慮著下學期將換給另一位古板的老師教,沒料到上學期結束,另一組的吳姓老師拒絕交換學生﹝這也是黃銘昌老師隔學年被迫離職的原因之一﹞。因此全第一組都同聲爆炸歡呼地又讓黃銘昌老師教了一學期﹝也就是讓老師帶了整整一年﹞。

必須老實說,從來我就不那麼喜歡、也不想走寫實畫的方向。不過由於系上惡鬥之故,因緣巧合讓黃銘昌老師教了整整一年的學習中,除了看了好多好多非商業電影﹝不好意思因為年少淺薄,常是半睡半醒間迷迷糊糊撐完﹞。老師也教過我們,從買素布開始,一層層打著自行熬煮調配的基底,以製作外頭買不到的油畫布。全組一起到老師位在新店、落地窗外就是老師所畫稻田的家﹝聽說稻田後來變成了捷運新店機廠,同時也看到老師自製的細長貂毛筆,和顏料擠在鮮奶盒紙上、可以泡在水裏防乾的秘招﹞。也曾共同搭著公路局的小巴士,搖搖晃晃地玩到還沒有很多觀光客的山城九份﹝那時老師在九份居然有間古樸的小石頭屋,現在不知是否還在?﹞‧‧‧

所以北美館三樓展場內的許許多多畫,早在二十多年前,若不是在老師家中看過,也都親眼目睹畫中反覆出現的方方稻田或一件件老骨董。只可惜這樣的好老師,卻被心胸狹隘的許姓系主任硬是逼走。當時只是大一的我,儘管呆呆笨笨地完全不了解系上惡劣慘況,但因為黃銘昌老師地離開,讓大部分的同學幾乎是一夜長大地懂了!如果說三年後等到我們大四時,爆發全系罷課的文化大學美術系學運,很大的一個遠因,或許也是為了替黃銘昌老師討回公道吧‧‧‧

必須再說一次,我依然不是那麼醉心喜愛寫實畫!黃銘昌老師的技巧當然是沒話說地更加爐火純青,但整個展覽,我只特別喜愛老師兩幅都取名為《風中的水稻田》的畫,因為這兩幅是全然純粹,幾乎近似抽象的水稻田,沒有樹啊!人啊!動物啊!其他雜七雜八的事物可以讓老師藉以炫技,或許反而比較像老師所說的「心田」吧!﹝我個人超級主觀認為啦!﹞或許正因為單純,才足以讓我映照著一方心田裡,老師所教導啟發的年少青澀懵懂歲月‧‧‧

 

 

DSC05702%E8%8A%9D%E5%B1%B1%E5%B2%A9.jpg

↑「芝山岩」的「冷戰」層初探2015.11.10

四分之一世紀的整整二十五年前﹝1990﹞,經過了競爭激烈異常的大學美術聯招窄門,我極勉強地吊車尾考上文大美術系。即便我們這些美術系新鮮人為了聯考,把所謂的種種美術基礎都磨得很熟練,但系方還是認定大一生必須凡事從頭開始,所以一年級時有極重的兩個半天、八小時的素描課,分為AB兩組各由一位老師帶領一學期,半年後再互換。非常幸運地一開始我便先分到了黃銘昌老師這組,幸運絕對不僅僅是黃老師為留法回來的超級大帥哥,而是相較於另一組兩半天依然悶在地下室畫著永遠畫不完的石膏像﹝為了聯考還畫不夠嗎?﹞,銘昌老師的課程是一天看藝術電影與上美術史,一天則是到山下的「芝山岩」寫生。

因為銘昌老師這樣的課程安排,讓我不得不對「芝山岩」裝熟地每個禮拜都必須報到。同時由於老師本身寫實畫風的緣故,銘昌老師甚至於非常低限地只要求一學期在「芝山岩」好好畫一幅畫即可。就因為老師是這麼地自由寬容,加上是大一新鮮人,必須懺悔坦承,哈!那個時候在「芝山岩」放空晃蕩的時間比真正畫圖多很多啦!正因為如此,大概把芝山岩的每一個角落都摸過了,尤其在一個學期後另一組老師拒絕交換學生,我們A組因此被銘昌老師每禮拜八小時帶了一整年﹝所以同樣地可以延續上學期,一整年好好認真畫一張非常寫實的畫就可﹞!

不過學年結束後黃銘昌老師便被系主任鬥離了文大美術系,換句話說我們在「芝山岩」快樂無比的寫生上課時光,其實只是「暴風雨前的短暫寧靜」?果然等我大四時便爆發了罷課三十四天的「文大美術系學運」。所以從進入文大美術系開始一直到被退學,陽明山腳下的「芝山岩」,對於我而言始終埋藏了些既單純卻又複雜地說不清的什麼,因此雖常常望見並經過「芝山岩」,二十五年來竟幾乎未曾再上去‧‧‧

由於腎結石後續追蹤必須到陽明醫院空腹抽血檢驗,一大早結束後心想沒事,何不就上「芝山岩」真的是隔了二十五年之舊地重遊。從新闢的棧道之字型漸漸往上﹝過往幾乎都得從雨農橋方向的百二階直登﹞,驚覺二十五年的歲月不單讓記憶完全模糊,「芝山岩」似乎也整個不同了!比如伊藤博文「學務官僚遭難之碑」重新立起,架高棧道地增建‧‧‧也就是說在我眼前的幾乎是一個全新陌生、不認識的「芝山岩」,正因為如此也讓我注意到了二十五年前顯然視而不見的軍事設施!

「芝山岩」的軍事價值,毫無疑問是因為老蔣的「士林官邸」就在一旁,為了領袖的安全,高地的「芝山岩」自然有著不可丟失、必須牢守的固衛重要性,換句話說「芝山岩」的碉堡、坑道、砲陣地,理論上都是因為「士林官邸」整體戍衛方選點佈置興建,因此也算是這座島嶼「冷戰時期」的遺構,而且真要講的話,還算是「元首」層級﹝附帶一提國家安全局及軍事情報局也在一旁﹞。

因為「芝山文化」,讓「芝山岩」一直都是重要的考古遺址,其實以我來看,「芝山岩」的「考古層」不僅僅只有「芝山文化」,還包括著漳泉械鬥的「開漳聖王惠濟宮」、「石隘門」、「大墓公」,日本殖民時代的「學務官僚遭難之碑」、「六氏先生之墓」,以及近來創作密集聚焦的「冷戰層」,當然更不能遺漏埋藏著大學青春、強愁記憶,姑且稱之為「黃銘昌」層囉!哈!

所以「芝山岩」算起來真是表面百花齊放卻底蘊厚實,時間穿梭橫跨古今啊!這一天只是闊別二十五年後地輕輕初探,日後或以創作的角度與方法繼續深深考掘‧‧‧

 

四百擊心.bmp

↑「四百擊『心』!」2016.3.10黃建宏老師北藝大

 

整整四分之一個世紀以前﹝也就是25年前,1990﹞,我剛剛逃離了聯考束縛,成為大學美術系的新鮮人。極幸運地在什麼都搞不清楚的陌生情況下,大一最重要的八堂素描課,就直接地被分到了黃銘昌老師那一組。不僅不像另一組仍窩在地下室畫冷冰冰的石膏像,有一個早上四堂課是在戶外的芝山岩寫生,另一天留學法國的黃銘昌老師,則是搭配藝術史放了好多好多所謂的藝術電影給我們看。

必須坦承那個時候什麼都不懂、也被好萊塢洗眼地很徹底,所以許許多多的片段時刻,其實都是在昏睡中渡過,不過也不得不感謝現在想來用心良苦的黃銘昌老師,縱然大部分的同學大多時間都是以打瞌睡回應,仍堅持播映冷門所謂的藝術電影、企圖打開我們的眼界。就是在黃銘昌老師的課堂上讓楚浮的《四百擊》第一次「擊」我眼!

儘管那時眼中只有好萊塢且對電影史不熟,懵懵懂懂看完整部《四百擊》,彷彿只有一股說不出的強烈感覺充塞心頭,但影片終了小男孩在海濱鏡頭拉近的臉部特寫表情,二十多年來卻始終似忘未忘、徘徊不去......

所以黃建宏老師禮拜四晚上的電影課,雖然一開頭播放園子溫的《真實魔鬼遊戲》、主要是討論《極左電影》,但老師也拉出了《四百擊》的最後片段,與《極左電影》、《真實魔鬼遊戲》進行人物、鏡頭、運動地比較。

意外地重逢《四百擊》﹝儘管現在網路如此方便,但也未曾想特地找《四百擊》來看﹞,不單單大叔愛回憶過往的老毛病又犯,想起二十五年前當我大一年少時在黃銘昌老師課堂的點點滴滴。「心」,竟也真有如遭受了「四百擊」,只因為小男孩自感化院足球場圍籬逃脫,一路長鏡奔跑直到終於到達想望的海邊,見到夢寐汪洋最後卻顯露著複雜的茫然,彷彿緊緊對應著早已不是男孩的中年之我,是否還在感化院內呢?是否有勇氣穿越鐵絲網?是否一直跑、一直跑有抵達念茲在茲的海邊嗎?是否其實已經身處大海邊緣、情緒卻完全籠罩在《四百擊》最終的小男孩特寫鏡頭呢......

 


DSC03743橋頭甲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