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庫斯.jpg.0.jpg 

↑自「司馬庫斯」大學畢業?1993

 

因為「司馬庫斯」的記錄片即將首映,所以最近在網路上有好多關於「司馬庫斯」的訊息

在在都撩撥著近二十年前,屬於我自己的「司馬庫斯」記憶

 

記得快二十年前,我在報紙上讀到了一篇關於「司馬庫斯」的報導﹝那時候還沒有網路啦!﹞

首先吸引我的是大老爺紅檜神木,再來是因為「司馬庫斯」被稱為黑色部落

不僅沒有車行道路直通部落,想到「司馬庫斯」

就得跟「司馬庫斯」上學的小朋友回家一樣,要從對山的新光部落下切再上攀塔克金溪谷

 

本來以為只是讀著遠古不可思議的神話

沒想到過沒多久,便聽到加入登山社的同學楊麗芬正要去「司馬庫斯」

我當然要當個超厚臉皮的跟屁蟲囉!

 

過了要二十年,如果沒記錯的話

第一天晚上我們就打地鋪在新竹的台汽車站,第二天轉車到竹東

然後從尖石入山,那時的山路似乎都還是未鋪柏油的凹凸碎石子

所以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過去,經過一個又一個的部落

但「司馬庫斯」對山的「新光」部落怎麼永遠都還到不了啊!

 

即使終於到了,也不過是紮紮實實三個小時腳程的開始‧‧‧

 

因此,當我們以雙腳先下再上足足三百公尺落差的塔克金溪谷後

﹝不知有無記錯,如果錯的話,先預告一下,等等行文都會錯﹞

看到的「黑色部落」,想必已與如今的「司馬庫斯」不同了吧!

 

當晚我們借宿在部落中的一間空房﹝彼時部落人口外流嚴重﹞

第二天在登山社夥伴帶領下,前進「司馬庫斯」神木區

終於親眼目睹在報紙上讀到,完全沒有任何圍籬的「大老爺神木」

也因為報紙提及,特別拜訪部落中有紋面的百歲老爺爺﹝這訊息連登山社夥伴都不知道﹞

 

第一次「司馬庫斯」之旅結束後沒多久,換了些人馬又有了第二回出發

同學楊麗芬特別依照登山社的傳統,帶著學士服上山

只要是大四﹝或即將升上大四﹞,大家輪流換穿、相互幫忙拍照

一路從部落口的「斯馬庫斯」木牌﹝請註意,首字是「斯」喲!﹞

留影到已簡單圍起柵欄的「大老爺神木」‧‧‧

 

如今回想,彼時的當下就只是大學生的愛玩吧!

但在過程中,卻不經意地深刻感受到原住民艱困的生活實貌﹝教育、經濟、交通等﹞

回台北後,常常都在思想起整個尖石鄉時感到不公不平的心痛

 

拍下了在「斯馬庫斯」木牌旁的學士服照,我便沒有再回到部落﹝事實上我也被退學﹞

聽說過沒多久,通往「司馬庫斯」的產業道路終於開通

﹝可以不用再辛辛苦苦、上下海拔三百公尺了!﹞

神木區成為熱門觀光地,「大老爺神木」圈起了高高重重的保護

「斯馬庫斯」的記錄片,現在也要首映!

 

對這部紀錄片,既充滿期待又有著複雜的近鄉情怯﹝尤其我是走過上下三百的人﹞

不管如何,翻出了在「斯馬庫斯」的學士照

事隔近二十年,哈哈!我想說

我是在「司馬庫斯」的大地學校中與人民老師地教導裡,領到了真正有意義的大學畢業證書

 

 

司馬庫斯二 (1).JPG 

司馬庫斯二.JPG 

↑〈桃花源與落後偏遠的集合和糾結  ─  寫在斯馬庫斯攝影雙人展前〉

《華夏導報》民國82﹝1993﹞年6月11日

  

「我媽不讓我繼續讀國中,而我也不想讀,只想畢業後能到山上幫忙人家背背香菇或打打獵,就覺得很好了!」

 

當一位年僅國小五年級,泰雅族的小學生以略帶泰雅語腔的國語對我淡淡地說著這段話時,相形之下,反倒是他對面這個從小即被灌輸升學至上,歷經各種大小考試,終於熬成大學生的我,陷入深深的震撼和驚訝之中,而不知如何以對!

 

對於同樣生活在大淡水河流域,喝著淡水河水的我們而言,又要如何看待這群千百年來即最先啜飲潔淨淡水河的高山族群呢?當然,我們可以觀光客的蠻橫,入侵他們的生活領域,以填充都會生活中的桃花源嚮往心態;也能用異樣比較的眼光,來討論欣賞他們深邃的輪廓‧‧‧‧‧‧

但是,我們又何嘗能瞧見原本活躍山林的他們,在面對無情的社會資本功利主義時,所在在顯示出的脆弱與無奈呢?以及族群共同記憶和價值感的遺落失傳,而逐步地認同平地文化的危機和斷層。因此再重新思考、回視那位泰雅族小朋友的話,真不知究竟是要為他無法繼續讀書,停頓了教育而感到一種注定宿命式的悲劇憂心呢?還是得為他能稟承祖先血液、馳騁於原屬於他們的山林溪流而深表高興?

 

「斯馬庫斯」便是這麼一個集結原始風貌和急欲追求現代化的種種矛盾於一身的一個山地部落。

在平地人眼中,他有如桃花源般隱立在雲霧飄渺的高山山腰中,希望他永遠不要改變。但對於族人而言,卻希望現代化的腳步早日來到﹝部落目前尚無對外聯絡道路﹞,所以這塊尚存的世外桃源,便同時夾雜著偏遠及落後的陰影,以及許許多多令人深思且耐人尋味的變異風貌和圖像糾纏、環繞其中。而生物四林永進學長和美術三楊麗芬同學出入斯馬庫斯也快有十次了,因此對於這個被喻為泰雅族最後部落裡的喜、怒、哀、樂、憂、愁、悲、苦,必比一般人有深入的體會和了解。他們選擇了照相機這雙眼睛記錄一切,而我有幸曾在他們的引領下,拜訪過斯馬庫斯一回,所以特別在他們攝影雙人展之前寫一段小文並預祝展出成功。

 

 

司馬庫斯二 (3).JPG 

↑〈桃花源與落後偏遠的集合和糾結  ─  寫在斯馬庫斯攝影雙人展前〉草稿之一

 

司馬庫斯二 (2).JPG 

↑〈桃花源與落後偏遠的集合和糾結  ─  寫在斯馬庫斯攝影雙人展前〉草稿之二

 


DSC03743橋頭甲圍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73》─「朱顏只堪回首殘影中」的相關文章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59499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