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706雄營堡.jpg

↑「雄兵營城」 ─ 《冷島─雄關》之《雄營堡》2016.1.12

「左營」 ─ 對於我這個大部分服役時間都待在橋頭的小阿兵哥來說,後期幾乎就是放、收假的出入口﹝因為橋頭甲圍營區地處偏遠,早期都要從楠梓火車站花200元搭計程車進營區,實在太貴吃不消,於是後期我摸出了一條從左營搭公車到右昌,再走30分鐘回營區的路線﹞。所以我對於「左營」,雖然除了公車站外其實都不太熟,卻帶有著港都軍旅記憶的難忘情感!

不過並不是因為二十年前曾在「左營」混過,就必定要在《冷島─雄關》計畫中安插「左營」這個點。主要還是如同「左營」之名始自鄭成功時代,清朝的高雄古城、日治時期的左營軍港,直到現在「左營」依然還是「兵家重地」﹝中華民國海軍大本營﹞。正是這樣無可取代的歷史層疊與戰略樞紐位置,讓因為預算有限僅刻五塊小碑的《冷島─雄關》計畫,不管怎樣也要撥出一塊置於「左營」!

儘管因為當兵收、放假的緣故,二十年前曾無數次出入於「左營」,但該把《雄營堡》碑立在那兒,坦白說遠在臺北已鮮少到高雄的我,完全也沒有概念,所幸現在還有網路可以先行搜尋,讓我注意到了蓮池潭旁的昔日軍事高地 ─ 「龜山」。趁著撤展的南下機會抓住空檔趕緊實地探勘一番,才驚嘆「左營」除了軍港外,連內陸都精彩無比。

假若「龜山」之名,是因為在蓮池潭旁的大小「龜山」,彷彿一隻即將入水的探頭龜的話,那麼在「大龜山 ─ 龜背」最高點的碉堡、坑道、砲陣地群,大概就是整個「蓮池潭、大小龜山」的防禦樞紐核心。透過實際走訪,也發現這個要塞化的高密度軍事設施群,頗難得地遺留有「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二月重建」的泥塑字樣,由於民國三十七年離二戰結束﹝民國三十四年、1945﹞並沒有幾年,加以高地頂端的碉堡建造得特別厚實宏大﹝相較於在別處所見﹞,猶如我所特別強調「左營」自鄭成功時代、清朝高雄古城、日治左營軍港、到現在中華民國海軍大本營的兵家歷史層疊,那麼我不禁要推論、假設這座在龜背頂的大碉堡,或許日治時期便已構築,二戰後國軍直接沿用擴建﹝不然不會使用「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二月『重建』」的語句﹞。

如果這座位處高地控制著整個蓮池潭區域的無名宏堡,真的是日治時期工事、國軍接用,此刻將之慎重鐫碑、正式命名為《冷島─雄關》計畫中的《雄營堡》,簡直就是意外在冥冥之中接近百分百地完全契合著 ─ 「左營」的戰略樞紐地位,以及屬於這座島嶼跨越了鄭成功、清朝、日治直至今天,無與倫比、無可取代地軍事歷史層層疊疊‧‧‧‧‧‧

 

 

DSC09724雄營堡滿助.jpg

感謝老同學淑滿對於《冷島─雄關》計畫地全力支援,此碑背後鐫「滿」字助立

 

DSC09690雄營堡.jpg

假若「龜山」之名,是因為在蓮池潭旁的大小「龜山」,彷彿一隻即將入水的探頭龜的話,那麼在「大龜山 ─ 龜背」最高點的碉堡、坑道、砲陣地群,大概就是整個「蓮池潭、大小龜山」的防禦樞紐核心。─這個立體要塞化的軍事設施群,相信我,真的超精彩的!

 

DSC09694民國37年.jpg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二月重建」泥塑字樣近照,有這行字意義立刻變很多重!

 

DSC09732雄營堡.jpg

個人推測有可能為日治時期建造得特別厚實宏大、控制著整個蓮池潭區域的無名堡另一側,當然,現在已私取名為《雄營堡》囉!

 

DSC09702雄營堡.jpg

不論是國軍所建,或日本人所築,喜愛看碉堡的我必須再次說:「這座碉堡蓋得真的很厚實恢弘!﹝不過要身在現場才能感受﹞」─ 《雄營堡》近照!

 

DSC09727砲陣地.jpg

《雄營堡》旁的砲陣地,光這個高地就有兩個砲陣地,密度真高真強啊!

 

DSC09730砲陣地.jpg

另一個砲陣地

 

DSC09684雄營堡.jpg

不只這個高地,整個龜山都滿佈著類似的坑道工事

 

DSC09686雄營堡.jpg

坑道內所見,這是礙子嗎?不知時代為何?

 

DSC02472雄營堡.jpg

↑《雄高‧雄營堡》立碑文件2016.5

這次立碑地遠在港都的《冷島─雄關》系列,若非就居住、創作在高雄的大學同學淑滿與保在學長全力支援,真不知道要如何進行並完成。其實早在七年前﹝2009﹞,我從台北騎著摩托車南下,準備到島極南進行《島心點》立碑,那時保在學長與淑滿同學,便已經提供住處成為我在中途極為重要可貴的休憩點﹝那回體力勉強還行,但也大嘆不是年輕人,應該會是最後一次由臺北騎摩托車到鵝鑾鼻吧!﹞。正因為那次他們對我莫名其妙搞立碑,應該稍稍理解、見怪不怪,所以去年﹝2015﹞10月計畫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城市‧魅感》展出的《冷島─雄關》立碑系列,也就不客氣地又要麻煩高雄在地的保在學長與淑滿同學了!為此特別事先挑了《雄高堡》與《雄營堡》兩塊碑,在背後鐫上「保」及「滿」助表達由衷感謝!

只是沒料到今年一月《城市‧魅感》撤展,將六塊碑移往兩位的工作室,把握機會立了一半的三塊碑,就不得不趕回臺北繼續為生活奔波。保在學長與淑滿同學不僅已提供各項立碑奧援,還偷偷在行李底塞了不算少的助立金﹝等我確定上客運後才打電話告訴我﹞,各位應該可以想像,當下我是多麼地為學長與同學的盛情激動不已、久久無法平息......

所幸小草現在也有「立碑文件」,才不至於對兩位的厚愛完全無以回報,但也事隔四個月、趁著再度南下立《冷島─雄關》剩餘的碑,方能把微薄簡陋的《雄高‧雄營堡》立碑文件,親自交到兩位的手上。

匯聚《雄高堡》與《雄營堡》兩書寫原稿於一盒的立碑文件,我想內裝的不單單只是《雄高堡》與《雄營堡》的創作歷程,更多、更沉地恐怕是不能斷然放棄、必須繼續堅持的滿滿疼惜恩情吧......

 

 

DSC04544雄關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97》:《冷島 ─ 雄關》創作計畫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38621265

   

苔隱心徑2007.2.1 (3)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78》─ 小草歷年立碑碑文清單及連結2005-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456553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