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217白團.jpg
↑《冷藏摘要》:《美帝國》創作計畫7─《白團》2015.1.1﹝《白團》碑為最右邊那一塊,黑皮在後方端坐著

 

也許是象徵性的一年要結束了,所以「mt.black」的經營者劉和讓特地問我,要不要在2014的最後一天立塊《冷藏摘要》展覽的碑,他順道也可以進行紀錄﹝劉和讓不僅策展、打理整個空間,也要全方位同時進行紀錄建檔﹞。於是在2014年 的最後一日,劉和讓開著他那台剛入隊的白色二手吉普車,載著碑共同前往「冷域外」的《美帝國》計畫立碑所在處,只是沒料到劉和讓一口氣取了《劉自然》與《白團》兩塊碑﹝也許是都要跑了一趟,只拿一塊碑太浪費油錢等各項資源吧!﹞

於是在跨年的這一天,除了與劉和讓立了《劉自然》碑與上臺北愛樂電台為《冷藏摘要》「打展覽」外,因為多出一塊《美帝國》系列計畫的碑,以至於在2015新年的第一天,讓我也不得不陰錯陽差、非常有意義地必須立下一塊碑!

預想外地在2015年第一天立定《白團》,讓《美帝國》創作計畫超越原本進度許多地已立下七塊碑,雖然離第一階段13塊碑只算完成一半,但想像中一加一大於二的龐大陣列已愈加顯現,也逐漸形成彷彿「太平洋第一島鏈」般,劃開兩邊世界的一道長長「冷戰鍊」。

能在嶄新年度的首日,就可以投入在創作的實踐之中,對於一位仍小小固執著、依然不肯完全放棄創作的大叔來說,想想也是元旦就能以所愛作為起頭的一件微微美好幸福事吧!

 

DSC01223.JPG

《白團》碑

 

DSC01226.JPG

非常湊巧地《白團》碑就立在《黑貓》碑旁

 

10897777_10200103658992011_6678807859246570285_n.jpg

想像中一加一大於二的龐大陣列已愈加顯現,也逐漸形成彷彿「太平洋第一島鏈」般,劃開兩邊世界的一道長長「冷戰鍊」。

 

白團影武魂  

↑《影武魂》─白團創組六十五年紀念碑1949-2014

為什麼要以費事的公開募集方式立下這塊《影武魂─白團組創六十五年紀念碑1949-2014》呢?其實早在六月底〈覆面部隊「白團」創組65年立碑募集1949-2014〉的文中已算詳盡地說明:

「這次對岸的國臺辦主任張志軍來訪,現在進行式地引發激烈的抗議,可見兩岸關係,一直是臺灣最重要的生存課題!回首二戰平息未久隨即爆發的國共內戰,國民黨節節潰敗、撤退來臺,蔣介石政權風雨飄搖、命在旦夕,共軍隨時準備渡海血洗臺灣。沒料到韓戰打起,不得不讓美國重新調整全球與太平洋戰略,並重新支持蔣介石。儘管在美國的默許下,蔣氏父子施行世襲獨裁統治與白色恐怖,不過共軍也從未越過臺灣海峽中線的雷池一步,不是嗎?


話說若不是韓戰與美國的再次支持,蔣介石政權是否早就敗亡、臺灣因而染紅,一切局面都將完全不同?或許也沒有人可以事後諸葛地說個準。但歷史卻證明,得到美國支持才得以掌有最後統治權的蔣介石,基於長久以來殘酷的鬥爭生存經驗,並不全然信任美國,否則也不會在『美軍顧問團』之外,秘密地重用舊日本皇軍組成的覆面部隊 ─ 『白團』!換句話說,今天臺灣還可以用抗議方式迎接著對岸官員的張志軍﹝儘管被國家機器嚴重打壓﹞,是不是因為神秘的『白團』,在過往也隱隱出過智慧心血、占有一份臺灣未被血洗的功呢?

我與『白團』的緣分,除了因此可以不在共產主義下成長,當兵、退伍的許多制度都是由其所建立外,不可思議地竟是二十多年前尚還讀大學時,無意亂晃進北投的一棟廢棄日本房舍,居然就是昔日『白團』的宿舍。當然那個時候完全還沒有人公開提起、討論『白團』二字,隨著林照真小姐的《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密史》一書出版,眾人開始注意『白團』歷史,但那棟『白團』昔時宿舍的日式檜木房屋,後來非常可惜地卻被無聲夷為了平地!雖然無法再重回『白團』宿舍感受歷史,但根據《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密史》一書提供的絲微線索,卻極為有幸地可以親到白鴻亮團長特意留在臺灣的一半靈骨前致意!

因此一直想替不為人所熟知的『白團』歷史,做些什麼事,恰巧今年是『白團』自1949年組創65年的時間點,與北投達人的楊燁兄討論後,決定在『白團』昔日北投宿舍遺址處,立塊永念不遺忘的小紀念碑。並且因為『白團』之於臺灣的絕對特殊意義,將採取相對麻煩、也較有壓力的公開募集方式。朋友們,如果您也感念『白團』對臺灣的默默付出與貢獻,歡迎一起共立『白團』創組65年紀念碑!」

經過了一個半月的製作等待,今天﹝2014.8.14﹞在楊燁兄出人出車地全力幫忙下,終於在昔日北投溫泉「白團」的宿舍遺址上,飽受群蚊與螞蟻大軍輪番猛烈攻擊下,立定這塊眾人可能都遺忘,但小草還記得,帶著飽滿感激之意的歷史紀念碑!

最後必須再次感謝楊燁兄夫婦除了寄附兩個共立單位外﹝虹、燁﹞,今日楊兄也出車出力,以及六月底公開網路募集時,坦白講不會有任何現實好處卻仍熱情參與共立的郁、榮、俞、簡四位長輩朋友!
 
 
 

38195_1159235958848_2575702_n.jpg

↑「永護島嶼!」 ─ 白團團長白鴻亮將軍台灣安息地2010.7.26海明寺
 
是因為什麼樣的情感,讓一位將軍表明要把自己的靈骨分為兩半呢?

置於祖國是理所當然,但將軍後半生工作的島嶼也要存放⋯⋯

這便不禁要叫人問一問、想一想‧‧‧


多年前第一次知道「白團」時

雖然有點好奇,倒也沒多大驚訝

可是進一步聽說白團團長將一半骨灰安靈於台灣

這便不得不讓我深深記在心底,始終未曾忘懷‧‧‧

一直到現在

沒料到自己居然已培養不無謂恐懼的恭敬心,四處走訪安息地

加上前不久,兩張埋藏近二十年的「白團」小照片重新出土面世

這讓我又想起了白團團長白鴻亮將軍,把身後一半靈骨置放台灣這件事

是不是該去試著尋找並親面致意的時候呢?


 依照「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一書地指引,騎著摩托車抵達樹林

經過一小番地迷途與問路,最後依然順利找到海明寺

若非要向白鴻亮將軍致意,恐怕永遠都不會來到之前完全未曾聽聞的海明寺吧!

海明寺的規模並不小,直覺地往靈骨塔的方向前進

海明寺的靈骨塔自行成獨立一區,而且有個管理室

累積的經驗告訴我,沒有管理員帶路根本別想找到

所以便直接敲管理室的門,出來一位顯然是負責管理的師父

儘管盡最大誠意說明著來意,但靈骨安息地到底比較敏感

所以師父仍然謹慎著問了些問題,這些疑問其實早都在意料之中

因此便翻出了法寶「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一書

師父應該見我態度誠懇,外加真的有做功課

便頗為熱情地引領我‧‧‧﹝恰巧師父也要到塔前做晚課﹞

緊跟著師父的腳步,開門、穿梭在狹小的隔間迴廊、最後停在靠牆的最深處

師父說:「就在這!」,接著移推櫥門‧‧‧

第一眼見到傳說中白鴻亮將軍的靈骨,立刻便湧現著百般複雜的感受

其實,白鴻亮將軍本身一輩子的經歷不也是異常複雜嗎?

作為一位軍人

為了效忠國家與天皇,曾遠赴中國與蔣介石作戰
 

勇猛善戰的富田直亮,讓不少中國軍人與人民喪生在其手下

抗戰勝利後的一連串歷史曖昧糾葛走向,不僅讓富田直亮免受戰犯審判

居然還當起昔日敵首蔣介石的軍事顧問

協助國民黨與中共作戰,甚至於後來堅守台灣及等待最終反攻大陸的機會


 也許現在已無法讓白鴻亮將軍親口證實

是否為了報答不殺與知遇之恩,才願意將後生秘密不居功地投入蔣幕之中

可是如同他的遺願,要將一半骨灰永置在這座小小的島上般

我想我可以非常確定

因為白鴻亮將軍後生專業智慧的完全付出與貢獻

使得島嶼未受殘酷戰火地無情蹂躪,平平安安一直到今‧‧‧


在百多年一路走來的多面中日關係裡

富田直亮的整體功過或者屬於戰爭面的罪惡,或許仍無法輕易言定吧!

但是對於台灣來說

島嶼人的我,必須要感恩地衷心謝謝白鴻亮將軍

很高興能親自地對他表達我的謝意

同時再以這篇簡陋的記錄,向白鴻亮將軍與白團們致敬
 

35782_1147774912329_978672_n.jpg

↑  草山煙雲錄【文獻37】 ─ 「白團」的覆面神秘臉孔
﹝圖說:右方穿中山裝的四人,即是傳說中的「白團」教官,對比《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一書,應可確認右三為「大橋策郎」教官,化名為「喬本」﹞
 
 
前不久為了一張遍尋不著的台北帝大證書,幾乎把住處都快整整翻過一次。很矛盾,有時候往往會希望不要太早找到東西,因為這樣我才能順便看看,自己到底擁有哪些暫時消失在記憶中的事物。比如這一次,完全意料之外瞧見兩張,大學時在北投老屋舍所撿拾的照片。這應該是近二十年前讀文化美術系時,喜愛在老草山、北投的廢棄日式屋舍裡遊蕩,無意拾起並保留至今吧!
 
相較於如今陽明山或北投地區只剩零星的日式木造房舍,二十年前,這兩地還不乏日本房子的成片聚落。不過若非有人居住或積極維護,狀況通常已經呈現貌似鬼屋般的危樓狀態,只能說那時讀大學的輕狂彷彿一點都不怕死,或者即使會怕,但是好奇好玩所帶來的樂趣勇氣,往往會比深深恐懼再高一些些。於是在某個不上課﹝或是翹課﹞的大學時光中,我踏進了已經遭棄置,但後來才恍然大悟知道是原「白團」宿舍的日式木屋。
 
對於一個不會讀書、畫畫還可以的美術系大學生來說,當時怎麼可能會知道什麼是「白團」呢?只是從屋內散落遺棄的諸多雜亂文件可以推斷,這家人似乎姓「成」,戶長應該是軍人﹝有可能是「白團」離臺後,由成儒上校接住﹞。由於彼時的目光,只有整棟房舍未上漆、材質溫潤華美的原色臺灣檜木,紙類文件則因各類知識都不足的情況下,只隨便撿了數樣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老東西收集上癮,漸漸加減讀了一些歷史相關書籍,隨著年歲不停增長,尤其又對以島嶼為中心主體,臺、中、美、日之間錯綜複雜的恩怨情仇大感興趣。所以後來有機會讀到林照真小姐所著《覆面部隊─日本白團在台秘史》,其中有些片段,竟讓我感到無比地熟悉,當下直呼:「不會吧!原來我大學時,竟闖入過『白團』的其中一間老宿舍!」

於是回憶起,的確在房子內撿過一份作戰地圖,並送給了對軍事有興趣的同學盧泰康。顯然這份軍事作戰地圖,應該是當時「白團」教官上課時的教材之一,不過前幾天才剛剛無意翻到的兩張小小照片,就真的完全不記得了!可能當初只認為是很普通的軍事紀念小照片,深深慶幸自己並沒有因此沒撿起或再丟掉,而且經過約二十年的漫長時光後,自己剛好也稍稍具備相對應的島嶼歷史認識,終於看得懂這兩張彷彿鑰匙般照片,可以試著打開與連結,始終隱藏在島嶼多角禁區背後,難解密碼似的一長段秘辛......
 
 
37670_1151862174508_7268373_n.jpg
↑   草山煙雲錄【文獻40】 ─ 「白團」的覆面神秘臉孔之二
 
綜觀老蔣一生,固然盛極而衰、終老島嶼。但儘管如此,同時也可以看見他屢打不死,數度絕處逢生的堅韌起伏。或許是在中國政治軍事圈的生存實在太不容易,讓老蔣換過不同國籍的不少軍事顧問,畢竟不管黑貓白貓,只要會抓老鼠就是好貓。就我粗淺所知,老蔣在不同時期起碼請過德國、美國、日本的軍事顧問﹝俄國有嗎?﹞。這些不同國籍的軍事顧問,究竟是讓老蔣開創新局?或者陷入困境呢?可能不是我所可以簡單回答,還是留給歷史學家慢慢去研究吧?
 
 
不過就結果論來說,老蔣在臺灣最後所仰賴的美國與日本軍事顧問,截至老蔣離開我們為止,的的確確都沒有讓老共得以血洗臺灣。隨著昔日歷史遠颺,「白團」也漸漸為人所知、不再神秘。相信不少人會萬分好奇,為什麼在美軍顧問團之外,老蔣還要秘密聘請著日本軍事顧問呢?是因為一輩子的鬥爭經驗,讓他不會只相信單邊?或者是對美國的強勢始終不放心?還是最後仍想反攻大陸的話,既不能指望美國,也不足以只依靠子弟兵,也許昔日拼得死去活來的對手日軍,可以提供安心的協助?

跟著世界局勢地不停轉變,今日臺、中、美、日彼此之間,又產生著全新的多角微妙關係,「白團」曾經神秘卻又重要地實質存在,是否有著時代性的啟發呢?謹以這兩張小照片的「草山煙雲錄」短文,向協同守衛島嶼的「白團」們致敬!
 

 

美軍北投鴛鴦浴DSC08800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