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86993_1446631508682127_748361363_o.jpg

↑「中美合作」麵粉袋在韓國「ACC亞洲文化殿堂」展出後的意外迴響2016.10

 

只因為讀高中時聽到《抓狂歌》﹝1989﹞專輯〈台北帝國〉裡的一句歌詞─「穿的是麵粉袋做的短褲」,便開始陸續收集二十多年的「中美合作」麵粉袋,去年底﹝2015﹞由於黃建宏老師與韓國策展人金萱廷(Kim Sungjun)選取,而可以在韓國光州「ACC亞洲文化殿堂」開幕展出,當時有幸可以親赴韓國參與臺灣專場的座談,曾在自己心底問真會有韓國人對這些臺灣的「中美合作」麵粉袋感興趣嗎之餘,也在想以韓國在冷戰結構下與臺灣相似的角色位置,應當亦會有「韓美合作」的麵粉袋吧!不過當場我並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但前不久卻有位韓國朋友Chang Ho Park透過姚瑞中轉介連絡到我,藉由網路翻譯器得知﹝所以接收的訊息可能不完全精準﹞,在韓國大田市從事藝術工作的他,即將策畫的「我的城市」展覽中,會有個昔日是韓戰北方難民的麵包店老闆以美援麵粉創業的故事。所以想向我借當初在韓國光州「ACC亞洲文化殿堂」展出的「中美合作」麵粉袋。雖然這似乎回答會有韓國人對這些麵粉袋感興趣嗎的提問,可是如何進一步聯繫與相關的運送保險等問題,讓我完全不知怎麼回覆這位Chang Ho Park先生。又過了頗一陣子再接到Chang Ho Park的訊息,可能他也知道連絡寄送的高度困難性,因此附上模擬草圖,希望我能同意使用多種品牌的「中美合作」麵粉袋圖案,讓他們能再製為展覽品。如果只是這樣,這當然完全沒問題!

今早﹝10.20﹞收到Chang Ho Park傳來兩張照片,就是模擬草圖的最後展覽實況。哇!看到臺灣許許多多的「中美合作」麵粉袋品牌圖案,竟反而是透過韓國藝術工作者之手再次立體化重現,不得不說感覺非常特異奇幻!同時從照片中也終於發現了印有韓文的韓版美援麵粉袋,解答了我在光州「ACC亞洲文化殿堂」的第二個提問,可是似乎僅只有一件而已!不知道是因為韓國沒有人特別留意收集,還是韓版美援麵粉袋種類真的不多呢?

總之非常非常高興繼「ACC亞洲文化殿堂」後,有韓國藝術工作者朋友再詮釋、演繹、展呈了這些臺灣的「中美合作」麵粉袋!是否就如同我願意花二十多年的時間持續不停蒐羅,因為臺灣這些冷戰時期的「中美合作」麵粉袋真的超級精彩、超有各方面豐厚的象徵代表意義,這座島嶼的子民們,你自己知道嗎?﹝寄來的照片當然立即向韓國朋友取得引用同意囉!﹞

 

 

14800193_1446631272015484_1146866525_o.jpg

照片右上角有標上我的名字耶!虛榮!虛榮!哈!

 

14625391_1427448527267092_938950372_n.jpg

韓國朋友Chang Ho Park當初寄來的模擬草圖一,能不同意嗎?

 

14627691_1427448523933759_1308838201_n.jpg

韓國朋友Chang Ho Park當初寄來的模擬草圖二

 

DSC06563麵粉袋.jpg

↑「中美合作」麵粉袋在韓國「ACC亞洲文化殿堂」2015.11.26

近三十年前臺灣剛解嚴我還在讀高中時,自從聽了《抓狂歌》﹝1989﹞專輯〈台北帝國〉裡的一句歌詞─「穿的是麵粉袋做的短褲」,就因為好奇開始注意並漸漸收集起做短褲的「麵粉袋」,明確詳細一點講是冷戰時期印有「中美合作握手盾形標誌」的美援麵粉袋。陸續漫長的蒐羅過程中,發現除了鮮明突出的「中美合作握手盾形標誌」,往往附帶著各式各樣的品牌及其圖案,由於幾乎沒有相關參考資料,所以很早便在自己心底打了個大問號 ─ 印著「中美合作握手盾形標誌」的麵粉袋品牌,究竟會有多少種呢?

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獲得一個確切答案,不過花了二十多年讓一位高中生如今已變為大叔的無情流逝時間,手頭前後大概聚集了近五十種不同的品牌或類型。雖然完全不知道離冥冥中的總品牌數還有多少距離,但起碼對於「中美合作」麵粉袋這個項目而言,應該也可以稍稍有個模糊的認識輪廓吧!

儘管我依然無法回答「印著『中美合作握手盾形標誌』的麵粉袋品牌,究竟會有多少種呢?」地提問,不過倒是藉著解答收集的恆長過程,讓我意外經由「中美合作」麵粉袋,因為點滴積累而管窺了臺灣與美國老大哥的依存微妙關係,以及這座島嶼在「冷戰」歷史中的角色位置。

所以最初只是因為讀高中時聽到《抓狂歌》﹝1989﹞專輯〈台北帝國〉裡的一句歌詞,引發「印著『中美合作握手盾形標誌』的麵粉袋品牌,究竟會有多少種呢?」地提問,一直到在「mt.black」的個展《冷藏摘要》,會以「冷戰」時期的「臺美關係」為創作主題,真是無心插柳地始料未及啊!

自然就更不用說黃建宏老師與韓國策展人金萱廷(Kim Sungjun)竟會對這些「中美合作」麵粉袋感興趣,進一步能離開臺灣前往光州剛開幕的「ACC亞洲文化殿堂─圖書館公園」展覽,對我而言簡直是完全不可思議地無比神奇!甚至於沾這些「中美合作」麵粉袋的光,福氣地跟著到韓國一趟!

在偌大的「ACC亞洲文化殿堂─圖書館公園」內,見到韓方算是十分禮遇以大牆面展出這些臺灣絕對獨有的「中美合作」麵粉袋﹝相較於其他國家不見得有牆面空間,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哈!﹞,蒐羅提供者的我,不禁要感到與有榮焉地驕傲啊!

再次感謝黃建宏老師、「ACC亞洲文化殿堂─圖書館公園」總監金萱廷女士與所有相關工作人員,最後附上黃建宏老師與謝家瑜合寫〈穿越劇:在台灣各階段生命政治與運動的檔案文件史〉關於麵粉袋「生命政治」的部分:

「1-c. 麵粉袋
在藝術家秦政德收藏的這批文物中,『中美合作』的盾形標誌幾乎出現在每一項物上。這個圖案源自於1948年,美國政府針對援助歐洲的馬歇爾計劃的美援物資所設計,每件物資上皆印刷『美國援助歐洲(For European Recovery, Suppli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字樣的美國國徽盾型標誌。在美國援助歐洲之後,又陸續增加援助拉丁美洲和亞洲等地的其他國家,標誌也隨之改變;到了台灣時,則變成印有漢字『中美合作』的盾形標誌圖案(如〈中美合作電影膠片盒〉、〈鷹牌麵粉袋〉)。1953年,更進一步加上代表和平、美國老大哥牽引中華民國小弟的握手圖案,漢字『中美合作』也移到握手圖案的下方(如〈由美國人民贈送小麥袋〉、〈糧食和平運動麵粉袋〉)。麵粉袋是這批文物中最具代表性的美援物資,由於二戰之後,美國本土幾乎沒有受到戰爭破壞,再加上二戰期間美國大量生產供應歐美的民生機械,若戰後停止生產線將導致美國生產力的下滑,因此在配合農具機械的使用之下,導致戰後糧食生產過剩,美國急需要以正當名義將這批剩餘農產品銷售出去,不僅是作為援助受援國民間的糧食作物,連軍方與教職公職也被納入麵粉的配給範圍之中。通過這些麵粉袋我們可以閱讀到許多層次的時代意涵與歷史影響,首先這些麵粉廠牌的羅列,就呈現出美國在進行生命政治的網絡上是極為細緻的,再說,麵粉袋就跟其他物件一樣,足以鋪陳出帝國權力在軍事與政治之外對於『生命』進行關切的各種面向,此外,將權力印記、意識形態、品味與好生活,通過生存的需求疊合建立起一種美學意識。

這種與生命密切相關的美學意識,會直接的作用在經驗與觀念發展的動向中,與周遭切斷脈絡、超越在地經驗,指向以美國為標誌的現代性,而切斷經驗在歷史中的延續性,也因此,檔案總是碎裂散置。這種生命政治已經成為先進國家控制受援國的新形態殖民方法,不像從前的死亡政治對思想的箝制與鎮壓,生命政治是透過生物本能、品味追求、普世價值而成為『生命的偏好』。」

 

●〈穿越劇:在台灣各階段生命政治與運動的檔案文件史〉全文可點連結:

http://www.itpark.com.tw/people/essays_data/61/214...

 

DSC06500光州518廣場.jpg

↑  站內相關連結:

●   《小草書籤102》:韓國「亞洲文化殿堂」行的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43147957

 

 

創作者介紹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