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70125_0001.jpg

↑小草第160萬張明信片─519《民俗臺灣》2017.1

人生雖然總有許許多多的意外,但我倒真的沒想過自己會是個出版明信片的人,而且一搞竟不知不覺近19年,到目前居然頗不可思議地印了一百六十萬張!假若以小草一次印刷是拼版16個款式、各印一千張所以為1萬6千張來計算,那麼剛剛第一百次印刷的新品519《民俗臺灣》,應該就是象徵性的第一百六十萬張的小草明信片了!

新品519《民俗臺灣》作為小草象徵性的第一百六十萬張明信片,儘管是剛好在出版計劃順序上,卻也恰巧地別有深意。因為小草明信片自我定位要收集、整理、覆刻島嶼老圖像的初衷,很大程度上何嘗不是學習、延續著《民俗臺灣》這本老期刊,並向其致敬呢?

還記得很久以前曾有個電影節的海報設計﹝不確定是否就為金馬獎﹞,就是用這期《民俗臺灣》封面上立石鐵臣先生的版畫為主元素,巧思地讓扣緊電影主題的一條膠捲底片,從這把刨刀口格格影像地流瀉創作誕生而出!所以不僅就嘗試由這個角度切入這第一百六十萬張的文案書寫:

「讓自己彷彿職人手裡巧妙的木作刀
既謙卑地放低身軀貼合著母島
也以利刃目光形成獨特的觀點切角
猶如底片感光映照 膠卷記錄般地薄刨
這塊土地不停輪轉的真實影像流動風貌‧‧‧」

更期待如同以《民俗臺灣》封面為素材的影展海報設計般,有熱情的年輕朋友們能以印了一百六十萬張的小草明信片為基因資料庫,創作出根源於這塊土地、這座島嶼的嶄新生命視覺......

 

 

IMG_20170125_0002.jpg

 

還記得很久以前曾有個電影節的海報設計﹝不確定是否就為金馬獎﹞,就是用這期《民俗臺灣》封面上立石鐵臣先生的版畫為主元素,巧思地讓扣緊電影主題的一條膠捲底片,從這把刨刀口格格影像地流瀉創作誕生而出!所以不僅就嘗試由這個角度切入這第一百六十萬張的文案書寫:

「讓自己彷彿職人手裡巧妙的木作刀

既謙卑地放低身軀貼合著母島
也以利刃目光形成獨特的觀點切角
猶如底片感光映照 膠卷記錄般地薄刨
這塊土地不停輪轉的真實影像流動風貌‧‧‧」

 

16107254_10202798347317535_1374282342583487091_o.jpg

↑人生只有一次,最為珍貴的一落青春黃金光陰?2017.1

為了頗為現實又殘酷的生存問題,總是在瞎忙,小草明信片不知不覺中竟也印刷了100批,縱然小草經營狀況還是不穩、隨時會倒,不過在搞了十八年、印刷第一百次的節點,或許可以暫停下腳步稍稍回首。首先便不免看到了厚厚超大一疊 ─ 每次送印刷廠給工作人員製版參考的列印示意稿。

由於小草明信片在編排上十分固定簡單,加以我也並非設計師,所以完全不知道現在外頭是如何將設計稿交附印刷廠。固然主要也是必須在電腦軟體上編排,但是在燒資料光碟之餘,還是習慣要把稿子列印出來,除了可以交代一些注意小細節,也方便製版工作人員觀看與雙重確認。不管這種方式是否可笑落伍,總之小草明信片就是靠這種模式沒有大失誤地印了一百次!

只是始終沒留意到累積了一百次的列印稿子,還蠻厚一疊耶﹝其實沒有一百次,因為早期印刷完會很認真將稿子整理進每一批的獨立檔案夾中,後來懶才堆在一起﹞!

2013年在耿畫廊展《小草明信片的時空行旅》時,曾在播放螢幕旁寫了一段話:「如果自問:『人生只有一次、最為珍貴的青春黃金光陰,我到底搞了些什麼?』 也許,就是這六百多款─ 以菁華歲月心血結晶的一張張小小明信片吧!」所以眼前這厚厚一落約一百批的小草明信片送印刷廠稿,是否就是我人生只有一次,最為珍貴的青春黃金光陰呢......

 

15895322_10202781359772857_5386112603713539341_n.jpg

從1998年至今花了近十九年的漫長歲月,終於在剛跨入2017的此刻,要印製小草第100批總計第160萬張的明信片。今日來中和製版廠看打樣無誤後就要正式印刷,特別首次拍下對小草明信片而言也算是歷史性的不易一刻。2017.1.12

 

 

創作者介紹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