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254.00  

↑一把「等待」的「鑰匙」?─《唱自己的歌》碑2015.9.6興化店

八、九年前因為剛試驗「立碑」的形式,加上恰巧旁聽楊祖珺老師的課,種種時間因緣際會下,展開了一長段想在淡江大學立塊李雙澤唱自己的歌紀念碑之歷程。最後雖然因為各種不足外人道的因素,後半算是退出淡江大學的立碑工作,但覺得多少能為「李雙澤」與「唱自己的歌」做些點滴事,也就沒甚麼大遺憾!只是後來楊祖珺老師又特意為各方留「活口」地無聲「缺席」李雙澤三十年的紀念演會,讓我為祖珺老師暗暗叫屈之餘,更是再次大受彷彿「可口可樂事件」般地震撼及衝擊。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讓我隨後無論如何,也要在李雙澤因為救人才離我們而去的興化店海岸,立塊雖然微微小小、簡簡單單,卻在意義上不同於淡江大學校園內之《唱自己的歌》碑!

匆匆八年過去了﹝這塊碑2007年所立﹞!知道這塊立在偏僻海濱《唱自己的歌》碑的人,應該不多,現場看過的人恐怕又更少了吧!所以非常訝異前不久的《民歌四十時空地圖》一書最後,竟會跨頁放上興化店《唱自己的歌》碑的照片。

緊接著前不久淡江大學資傳系的楊智明老師,也因為研究李雙澤的緣故聯繫上我﹝我一直以為楊老師也是淡江校友才會對李雙澤那麼有興趣,但其實並不是﹞。經過多次相約排時間,禮拜天終於連同淡水水源國小杜守正老師﹝杜老師的碩士論文題目就是李雙澤﹞,進行了一趟走訪了興化店、淡江大學、陽明山與北投法藏寺李雙澤靈骨安置處的「唱自己的歌」小小行旅。

對於「立碑」,尤其是像立在興化店不為人所知的《唱自己的歌》碑般,明知根本沒有幾個人會看到,為什麼還要立呢?如此疑問楊智明老師也在興化店的海岸這麼問我,我想除了是長久以來蹲點實踐地自許外,總以為還是想預留或偷偷藏著 ─ 一把可以最後開啟的「鑰匙」。依然滿懷教學熱情的水源國小杜老師聽後立刻補充說:「『教育』也是,不僅是把『鑰匙』,更是一種『等待』!」

哇!當下心頭跟著震了一下下,日後我是不是也可以這麼東施效顰地進行敘述:

「『小草立碑』不僅是把『鑰匙』,更是一種『等待』‧‧‧」

 

11953318_10200972982044544_714465353494552839_o.jpg

淡水水源國小杜守正與淡江大學楊智明兩位依然滿懷熱忱的老師

 

10339226_10200972982844564_2849111050693997957_o.jpg

北投法藏寺,經楊智明老師提醒,再過幾天9月10號就李雙澤離我們而去的日子了

 

11059639_10200591850316489_4301306395268280157_n.jpg

↑《唱自己的歌》碑在《民歌四十時空地圖》跨頁中2015.5

前陣子楊燁兄在我的臉書動態上,轉貼分享了一張令我既訝異又感到無比驚喜的照片,那是馬世芳先生張貼在臉書,由何紹齊先生於淡水興化店海濱拍攝《唱自己的歌》 碑的影像。原來有本《民歌四十時空地圖》即將出版,並且同時在松菸會有個「民歌四十」的展覽。

藉著這張相片,不由得又勾憶起八、九年前為了《唱自己的歌》 立碑,曾密集跑淡江大學的那一段滿佈挫折、傷痕的歲月。如果不是楊祖珺老師「缺席」了李雙澤紀念演唱會所給予我的「無聲」震撼,最後恐怕不會不論如何也要想盡辦法立下 ─  現今居然會有人親到偏僻海濱拍存的這塊《唱自己的歌》簡單小碑。

今日抽空前往松菸看「民歌四十」展覽,在販售區翻閱著本來就知道會出版的 《民歌四十時空地圖》,沒料到先前在臉書所看到何紹齊先生拍照的《唱自己的歌》 碑相片,在書中不可思議地居然是被設計處理為大大的兩滿跨頁耶!

儘管當初《唱自己的歌》地立碑令人傷痕累累、往事頗不堪回首,但多年後被以如此規格看待,百般複雜滋味紛陳中,讓我不禁一次買下了情感也彷彿複數的兩本‧‧‧
 
 
10390092_10200690044611285_1333360810728981345_n.jpg
↑唱自己的歌!造島嶼自己的景?2015.6.17興化店

因為前些時日在《民歌四十時空地圖》一書裡,看到了2007年所立的《唱自己的歌》碑跨頁照片,所以趁著到金山立完《金甲關─金蝙伏》碑後的回程,計畫順道再至興化店海濱巡一巡、看一看《唱自己的歌》碑現況如何?

當我抵達許久未訪的興化店海濱時才驚覺,過往廢棄的海水浴場,現在搖身一變成為特別註明「遊客禁入」的爛漫「婚攝基地」,當下第一直覺不妙,心底自問著《唱自己的歌》碑還會在嗎?原路已是「婚攝基地」無法通行下,恰好遇見大退潮,趕緊從一旁下切海岸延著潮間帶小跑步至立碑地一探究竟。果然遠望原地已不見《唱自己的歌》碑,但焦急湊近後尋找,所幸碑仍在且僅被移至旁邊草叢五公尺左右處。雖然初驚嚇之後終於可以鬆了一大口氣,可是轉瞬間眼前又讓我看見了一片心情不禁再度沉重的景像!⋯⋯

因為就像是李雙澤之所以要拿著「可口可樂瓶」,大問我們自己的歌在哪裡般,所謂的「民歌運動」縱然已滿四十年,但是就在「唱自己的歌」的健將李雙澤因為救人而離開我們的地方,居然已興建起一整片帶著所謂白色「希臘風」的婚攝建築群,對於不知身處何地的我而言,只覺極為諷刺、強烈對比地彷彿李雙澤拿著的那瓶「可口可樂」!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 何時我們才能真正自信地「唱自己的歌」,不卑不亢地造這座島嶼自己的「景」呢?

 

洲子灣立碑2007.10.17 (57).0000.jpg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105》:《唱自己的歌》相關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50825053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