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王菲有張特別向鄧麗君致敬的專輯《菲靡靡之音》,「假文叔」的我,在此坦承私底下總是常常偷偷聽著鄧麗君的「靡靡之音」,療癒著受傷疲憊的心。鄧麗君版本的〈又見炊煙〉,便是我三不五時從YouTube點播來聽的「靡靡之音」迷藥﹝王菲的《菲靡靡之音》專輯也有選〈又見炊煙〉﹞。

〈又見炊煙〉由莊奴作詞、海沼實作曲,由作曲「海沼實」之名本來就推測是日本原歌,但直到今天又聽著〈又見炊煙〉,從YouTube下的留言才確定〈又見炊煙〉的日本原曲是〈里の秋〉,因為好奇立刻以〈里の秋〉分別在YouTube與Google上搜尋,除了終於聽到〈又見炊煙〉由來的〈里の秋〉原音,也不得不感到驚訝地發現〈里の秋〉創作發表於1945年的終戰之時,亦是首戰爭之後撫慰人心的歌曲!

「歌」或者「音樂」的力量,真是奇妙又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菲靡靡之音》,許多年輕人恐怕不會透過王菲知道鄧麗君的〈又見炊煙〉;然而對於我來說,若非鄧麗君的〈又見炊煙〉,根本也不可能在恰巧終戰七十年的時間點上,曲折得知〈又見炊煙〉原歌〈里の秋〉的大時代創作故事。

就像《菲靡靡之音》是王菲所有專輯中一張特殊的作品,鄧麗君版本的〈又見炊煙〉一般意義上雖是「靡靡之音」,得知比較了〈里の秋〉,於我絕對已不僅僅只是「靡靡」‧‧‧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