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377保在.jpg 

↑疲憊雙瞼深處炯炯閃亮的聚焦專注眼神2016.1.11蘇保在學長

早在二十多年前仍在讀大學時,已專注在陶藝上的蘇保在學長,就已經是美術系內大家公認的「鬼工」。即使事隔多年直到今日,我依然對保在學長在大學時期曾燒出好幾窯漂亮的「青瓷」顏色印象深刻。保在學長畢業離開學校、乃至於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叫人不意外地始終都在難度極高、良率卻低的「青瓷」領域,以「雲白天青」之名,不停精益求精、推進突破不懈。

本來與保在只是彷彿對神一般崇敬的遙遠學長、學弟關係,但自從我的大學同班同學黃淑滿嫁給了學長,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不少。所以只要到高雄工作,總會不客氣地去打擾麻煩一番。比如這次在高美館的《城市‧魅感》展覽結束,撤展之後六塊碑的暫放,以及之後一一要在高雄各地立定的交通住宿問題,就得完全仰賴保在學長與淑滿同學的港都強力支援了﹝所以其中兩塊碑就鐫著「保」與「滿」字助立﹞!

因此《城市‧魅感》展覽在1月10落幕,11日我便與同樣參展的劉和讓一起南下高雄撤展,之後再請阿讓幫我把碑載至保在學長與淑滿同學於橋頭的工作室,順道介紹彼此認識。顯然地保在學長是暫時放下工作招呼我們,品茗談笑之間,就見慕名的收藏家多人來訪,只見保在學長這時就得勞心多方照顧。由於我借住一晚以便第二天能開始立些碑,所以方見到連劉和讓也用完晚餐離開之後,學長又處理許多雜務完畢的夜深人靜,這時候才可以好好地與學生一起討論著新作品試燒出窯之後,關於「茶海」出水嘴在使用上地反覆測試、找缺失、調整、修正等等問題﹝這位兼助手的學生,與保在學長同住24小時學習幫忙;這次試燒的新「茶海」,在實際倒水上似乎不如人意﹞!

雖然我知道這是實用性陶藝製作必要的程序,但我仍然還是蠻訝異,因為大學時代就已被稱為「鬼工」的保在學長,二十多年來在標準極為嚴苛的現實社會上,向以純粹、精準、完美著稱,原來在這背後,縱然已累積無數的實作經驗,每一次新作品地研發誕生,並不因此代表駕輕就熟,面對的問題挑戰,卻依然幾乎要等同於重頭開始。換句話說,每當我們都不禁要無比讚嘆「雲白天青」屢屢推新的作品時,裡頭是否皆隱藏著諸如11日般的無數個深夜,我所近距離目睹聆聽,保在學長與學生針對未來的可能新作,不停反反覆覆地試燒、測試、找問題討論,既有長期辛勞睡眠不足、以及追求作品絕對完美,猶如「窮而後工」般在疲憊雙瞼深處 ─ 絲毫不鬆懈渙散、炯炯燃燒閃亮的聚焦專注眼神呢‧‧‧

 

 

DSC09378保在二.jpg 

每當我們都不禁要無比讚嘆「雲白天青」屢屢推新的作品時,裡頭是否皆隱藏著諸如11日般的無數個深夜,我所近距離目睹聆聽,保在學長與學生針對未來的可能新作,不停反反覆覆地試燒、測試、找問題討論,既有長期辛勞睡眠不足、以及追求作品絕對完美,猶如「窮而後工」般在疲憊雙瞼深處 ─ 絲毫不鬆懈渙散、炯炯燃燒閃亮的聚焦專注眼神呢‧‧‧

 

DSC09383保在三.jpg 

不停反反覆覆地試燒、測試、找問題討論

 

DSC09386保在.jpg 

由於我借住一晚以便第二天能開始立些碑,所以方見到連劉和讓也用完晚餐離開之後,學長又處理許多雜務完畢的夜深人靜,這時候才可以好好地與學生一起討論著新作品試燒出窯之後,關於「茶海」出水嘴在使用上地反覆測試、找缺失、調整、修正等等問題﹝這位兼助手的學生,與保在學長同住24小時學習幫忙;這次試燒的新「茶海」,在實際倒水上似乎不如人意﹞!

 

 

DSC09388保在.jpg 

我想,這就是職人、甚至於大師的姿態神情吧!

 

 

DSC04544雄關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97》:《冷島 ─ 雄關》創作計畫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38621265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