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973浪港.jpg

↑《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二立碑2016.5
﹝圖說:剛立完碑就恰巧有一道光灑落,戶外的光線果然不是室內所可以比擬的啊!﹞

關於這塊《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早在《冷島─雄關》系列去年﹝2015﹞10月于高雄市立美術館《城市‧魅感》展出時,就已經寫了一篇〈《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2015.10〉大致介紹,所以在此文末會附上便不再多贅言,因此現在的這篇貼文主要算是立碑小記錄。

在高美館的《城市‧魅感》展覽,自去年﹝2015﹞10月開幕,於今年一月就已經結束撤展,但對於長住臺北的我而言,高雄實在有點遙遠,所以事隔了四個月,才趁著到臺中開個聯展會議,抓住機會直接再南下高雄,看能不能把《冷島─雄關》系列剩下的三塊碑立完﹝前三塊於一月撤展時就順道立下﹞。

不過當我將《冷島─雄關》系列為首最重要《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立下後,巡了巡一月份所先立下的三碑,哈!非常悲慘地發現全都消失了!看來我過於高估這些小碑曾在高雄市立美術館展出所可能代表的意義,所以當初立碑記錄並不刻意遮掩隱瞞立碑地﹝結果仍然是被當成垃圾,哈!﹞。雖然並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也早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會稍感可惜。所以這塊《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在第一次立定後,才過了一天我又親手將之拆除,移到一處更為隱密、我也相對安心許多的第二立碑地。正因為顯然有準備取其性命的追殺令,所以就請恕我低調再低調,不透露更多立碑所在的資訊囉!

如果下次到高雄巡碑仍消失的話,就是這塊碑的命了!不過對於已嘗試立碑十一年、既阿Q又常常自我感覺良好的我而言,「消失」、「空缺」,何嘗不是更為強而有力的存在證明呢?哈!

●〈《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2015.10〉:

縱然總是聽說「笑貧不笑娼」,但是從前一陣子沸沸騰騰的波多野結衣悠遊卡風波,便可知臺灣社會仍對風月相關產業,存有著極大地歧視與假道學。不可否認從小我便是接受著詆毀貶低風月業的價值觀所長大,但隨著後來陸續聽聞碰觸了「慰安婦」與臺北市「廢公娼」等新聞議題後,讓我漸漸地自行扭轉,從小被灌輸對風月業的完全負面刻板印象,不先入為主地試圖去感受理解 ─ 整個風月產業糾葛著權力慾望的複雜結構與數不清之愛恨真實故事‧‧‧
正因為原始情慾是人與生俱來、無法割除的難題﹝姑且就先不論風月業是不是必要之惡了!﹞,讓小草明信片曾經不顧慮銷售問題,覆刻了「慰安婦」與「軍中樂園」等的相關版面。換句話說風月產業一直都是我所留意關注的題目,因此若是再加上同樣感興趣的「冷戰」,自然就無法忽略「冷戰」時期全臺灣各地為了美國大兵所林立的「酒吧」了!
如同即使到現在仍然會引起「波卡」爭議般,更不用提當時的臺灣社會是以怎樣的眼光看待「酒吧」的女性從業人員「吧女」了!彷彿每位「慰安婦」與「日日春」阿嬤們背後都有一長串的故事,就算不說轟動一時的台中吧女「林維清」虐殺案件,每個「吧女」應當皆有在「冷戰」結構的大時代下,小為家庭、大至為了整個臺灣爭取美國政治軍事支持與經濟外匯,講不完、訴不盡的人生曲折歷程吧!可是這些表面甘受辱名、卻也為臺灣生存默默付出的「吧女」姊妹們,在奉獻了最為珍貴的「青春」之後,因為「吧女」之名此際仍不光彩,如今又整群隱沒在島嶼茫茫人海中,何處可以尋蹤呢?
所以藉著有幸參加高雄市立美術館《城市‧魅感》聯展的機會,鐫刻了《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不僅是延續《冷藏摘要》個展的「冷戰」關切題目,與曾是美軍駐臺軍事重鎮的高雄港,嘗試進行時空地歷史呼應,更是以立碑相對尊榮的形式、最慎重其事地感謝,在大時代的角落邊燃燒著青春、忍受異樣眼光,卻在暗黑中無聲支撐著這座飄搖島嶼生存 ─ 每一位沒有面容、姓名的美麗「吧女」姊妹們‧‧‧

 

 

DSC03010吧女.jpg

碑背「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字樣,從「碑」字下方的水泥痕可知,這塊碑拆了一次後才又再度立定!

 

 

DSC04544雄關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97》:《冷島 ─ 雄關》創作計畫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38621265

   

苔隱心徑2007.2.1 (3)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78》─ 小草歷年立碑碑文清單及連結2005-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4565537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