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857.JPG

↑《有故事的人,坦白講。》 ─ 〈砂的印記〉2016.6

當初只是因為例行性地將立碑記錄〈為父親立的碑 ─《陸軍少校秦兆成事略》2014.1.3〉貼在臉書上,竟引起錦華興趣,進而採訪報導,「坦白講」已經夠讓我感到驚奇了!本以為這篇名為〈砂的印記〉的壹週刊坦白講,刊出後也將真如「砂」般淹沒在資訊洪流中。所以去年﹝2015﹞清明節左右,居然又以【清明節故事:掃墓才發現自己姓氏錯了四十幾年】的篇名,在壹周刊的網站上重刊一次,還蠻意料之外。因此前一陣子聽聞壹週刊「坦白講」專欄要集結出書,有位朋友還特別詢問有沒有收錄〈砂的印記〉,他準備要去買。由於我在出版資訊的網頁上並沒看〈砂的印記〉篇名,加上「坦白講」專欄裡的故事太多、太精采了﹝有看過壹週刊的人應該都知道﹞,所以就沒再多加注意「坦白講」後續的出版發行。

直到昨天到大賣場添購日常用品,經過書區瞄到董成瑜《華麗的告解》,因為不少人提到並推薦這本書﹝尤其是錦華﹞,所以便稍停下來看了看。相較於《華麗的告解》是集結「非常人語」的大人物而成,匯聚小人物點滴的《有故事的人,坦白講。》正巧就放在一邊。自然也就順手翻一翻,⋯⋯這才知道〈砂的印記〉也在一百四十個故事中,當然馬上拿起一本結帳囉!

由於〈砂的印記〉已一而再三以各種形式出現,所以寫這篇貼文並不想炒冷飯,而是要說這本《有故事的人,坦白講。》好好看喲!已經很久沒有恆心毅力認真看實體書的我,從昨天晚上買下《有故事的人,坦白講。》後,居然一篇故事緊接著一篇故事、停不下來地一直讀一直讀,到今天早上居然就把整本書都K完了!

更加確認「坦白講」專欄裡的故事雖然都是這座島嶼小人物,但真的好多、好精采、好震撼啊!相比之下〈砂的印記〉所說的故事都顯得很平凡,不過能與那麼多的真實故事同在一本書也是無比榮幸啦!向大家強力推廌這本書,除了一個個故事絕對好看外,最重要地是讀完後,回頭看自己尚稱平安健康,還有什麼可以真正大大抱怨、不平呢?﹝也必須再次謝謝當初與我聯繫的錦華,他似乎剛剛才離職﹞

 

DSC03856坦白講.jpg

《有故事的人,坦白講。》書封,內有140篇小人物故事好好看,可與董成瑜《華麗的告解》一併對比服用。

 

父親事略碑  

↑為父親立的碑 ─《陸軍少校秦兆成事略》2014.1.3

 

十六多年前﹝1997﹞我剛退伍沒多久﹝如沒記錯是一個多月﹞ ,臥病已久的父親便離開了!由於父親當了大半輩子的兵,所以在五指山的國軍示範公墓,得以擁有一方小小的安息地。在按照軍階劃分的墓園諸多制式規格中,有一項「事略碑」﹝應當類同於墓誌銘﹞可供選擇,但因為彼時才當完兵未久,以致腦袋一片空白,家人也都沒什麼想法,加上根本無法預知我後來居然會以立碑為創作形式,所以父親原本可以有的「事略碑」便一直空著‧‧‧

不過既然在2005年開始試驗「立碑」的可能性,幾年下來立碑數量也快累積超過一百塊,但父親本來便能擁有的碑卻始終不見蹤影,是不是說不過去呢?所以不久前就開始試寫著父親「事略碑」的內文,但也是斷斷續續沒定稿。

直到去年﹝2013﹞10月26日﹝恰巧與耿畫廊NG羅曼史開幕同一天,這也是開幕我為何沒出現的原因﹞,我那在對岸同父異母已78歲姓成的哥哥,與四個女兒想盡辦法來臺灣﹝參加赴臺旅遊團,臺北行程日便脫團一天﹞,只為了親自到父親墓前見上一面。其實我與這位已可以當我老爸的大哥,也是第一次碰面,在完全沒有實際情感連繫培養的陌生情況下,看到這位費盡辦法帶著一包故鄉土遠道而來的大哥,跪在墓前磕頭並說聲:「我終於來了!」一旁故作鎮靜的我,內心竟也在瞬間震顫動容‧‧‧

但更叫我訝異地是大哥告訴我,父親並不姓秦,接著拿筆寫下父親的小名與長大後的正式名字﹝成神川、成志瑞﹞。一時間我完全傻住了!不僅僅是我完全被父親隱瞞了四十多年﹝從小被罵為秦始皇與秦檜都被罵假的!﹞,而是究竟在怎樣險惡、迫不得已的大時代生存壓力下,會讓父親必須改名換姓,且可以一錯再錯、將錯就錯呢?﹝大哥姓「成」,兩岸尚未開放通信,最早透過美國轉信與大哥連繫上時,就曾詢問父親為何大哥姓「成」呢?父親只說因為他長期離家未返,所以大哥後來改從母姓。一直以來我所知道的父親名是「秦兆成」,大哥說取「秦」姓有可能是因為父親是到「陝西」讀軍校,而「兆『成』」二字其實已透露著隱姓埋名的玄機﹞

縱然早早便聽過兵荒馬亂中變換身分求生的諸多傳聞,但怎能意料居然就真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呢?我該認祖歸宗嗎?還是也像父親一般繼續將錯就錯呢?﹝看著我當下張開大口吃驚的表情,大哥則說彼此心裡知道就好了!﹞不管未來會如何,我決定先把欠父親的碑為父親補上。由於父親軍階校級事略碑有一百一十字數限制,所以在初稿必須字字計較地反覆斟酌修改中,特別在原本「烽火中渡海來臺」句裡,盡力增添改名一事,成為「烽火中隱姓埋名渡海來臺」!

就算父親墓碑上的假名可能永遠無法更正﹝只好一錯再錯、將錯就錯﹞,而我也會繼續用著秦政德的名字,但是否正如父親所取「兆『成』」之名般 ,這塊特為父親補立的事略碑,或許也透露著隱藏在整個大時代洪流背後的一絲絲小秘密線索呢‧‧‧

事略碑本文: 「父親秦兆成山西晉城人。少時遭逢日本侵華,毅然投筆從戎。抗戰勝利未及返家,旋又捲入國共內戰。烽火中隱姓埋名渡海來臺,繼而落地生根。綜觀父親顛沛流離的曲折一生,何嘗不正是跨越苦難兩岸的歷史下,始終堅忍以對的大時代無言縮影呢?」  

 

1794526_4026730444418_1470325115_n.jpg

↑〈砂的印記〉─ 《壹周刊》「坦白講」2014.3.6

完全沒料到,只因在為父親立碑後貼於臉書上的一小篇記錄文,而擁有了上《壹周刊》「坦白講」的機會﹝因為記者朋友錦華讀到後積極與我連絡採訪﹞。其實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出現在《壹周刊》「坦白講」﹝第一次是2007年時,談跑步﹞。若以我曾有的媒體受訪經驗來比較,雖然《壹周刊》「坦白講」僅僅只是一頁才三、四百字的小篇幅,但不論是文字訪問或畫面攝影所花的種種人力時間,幾乎可以算是不成比例、不計代價地付出吧!

正因為我只是個像是路人甲的平凡大叔,所以被以不低規格採訪,還真是不適應啊!但也會有以為自己是名人錯覺的小小虛榮感啦!哈!﹝尤其是攝影鄺頌廉大哥自我要求很高,不單前後約拍了兩次,而且除了公司配機外,還另帶自己的兩台相機與高檔玻璃鏡頭。雖然最後只會挑一張,但兩次不短時間算下來,恐怕按了絕對有數百次之多的三機快門。另一方面錦華才三、四百字的文字,也在正式訪問後又通了好多次的電話不停補強確認﹞

現在於這一期的《壹周刊》刊出囉﹝667期2014.3.6﹞!只是其貌不揚的一般大叔之我,絕對不敢叫大家特地去翻來看,但若剛好有此期《壹周刊》在手,還是能順便找找讀讀啦!因為錦華與鄺大哥真的很專業用心採訪啦!
 
 
〈砂的印記〉去年﹝2015﹞清明節左右稍改寫重登在壹周刊網站的連結,在這兒可以讀到全文:
【清明節故事:掃墓才發現自己姓氏錯了四十幾年】
 

 

DSC05740%E4%B8%AD%E6%99%82%E5%A0%B1%E5%B0%8E.jpg

↑  站內相關連結:

●  《小草書籤37》:「小草藝術學院」媒體報導的相關文章彙整連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594826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er601017 的頭像
peter601017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