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24287_10207695041451828_2086031234453995520_o.jpg

 

是否有許多朋友與我一樣,從小就被祕魯天空之城「馬丘比丘」的失落之謎所深深疑惑、吸引呢?因此多年前當我聽聞有人找到老太平山的林業聚落與神社遺址時,除了直接連結到祕魯天空之城的「馬丘比丘」外,也再假設若整個阿里山的人煙都全部消失的話,將會呈現怎樣的遺留景況呢?因此不由得會對日本時代與阿里山、八仙山並列為三大林場的老太平山聚落﹝並非1937年才遷移形成的現今新太平山﹞,產生高度、無比地好奇及嚮往。只不過就像前往「馬丘比丘」對我而言,恐怕是永遠難達的夢幻之旅般,舊太平山的「加羅神社」,彷彿也是既不可望、又遙不可及的天空聖域。

所以這回竟有機會,可以跟著伍元和老師與廚男哥等六人組成的「加羅神社」探訪隊伍﹝加上我則共七人﹞,該說是夢寐?或言不真實呢?不過此次前往「加羅神社」三天兩夜的參拜路途,卻的的確確是一步一腳印、完完全全無法虛假地充滿著興奮疲憊交雜的紮實肉身感。所以從四季部落進入、宿護管所,踢過長長復長長、似乎無底的「嘉平林道」,最後下切盡是伐餘巨木樹頭夾道的濕滑泥徑,終於狼狽抵達傳說中遺隱於霧林裡的舊太平山聚落。首先觸目的是1918年至今已安座一百零二年、仍大致完整的「加羅神社」本殿基臺,隨後逐層而下會陸續見到蓄滿也爬遍各類植物的御洗手檯、倒塌的木鳥居與兩旁柱洞,以及象徵性地既劃分又連接神界與凡間的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

儘管「加羅神社」之神早已遷往新太平山而不在此位,但是否絲毫無損我猶如朝聖之旅苦步跋涉至此 ─ 只為了親自現地追索著霧雨迷濛裡的島嶼山林風雲歷史,最後所獲得的神前啟示及救贖感動呢......﹝2020.4.29訪老太平山「加羅神社」,5.3補記﹞

 

 

DSC07050洗手台.jpg

↑  終於狼狽抵達傳說中遺隱於霧林裡的舊太平山聚落。首先觸目的是已安座一百零二年、仍大致完整的「加羅神社」本殿基臺,隨後逐層而下會陸續見到爬滿各類植物的御洗手檯、倒塌的木鳥居與兩旁柱洞,以及象徵性地既劃分又連接神界與凡間的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 大叔會礙眼地站在洗手檯旁,除了充當比例尺外,也是人老了變得很俗氣地愛到此一遊啦!哈!

 

DSC06978鳥居.jpg

↑  終於狼狽抵達傳說中遺隱於霧林裡的舊太平山聚落。首先觸目的是已安座一百零二年、仍大致完整的「加羅神社」本殿基臺,隨後逐層而下會陸續見到爬滿各類植物的御洗手檯、倒塌的木鳥居與兩旁柱洞,以及象徵性地既劃分又連接神界與凡間的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 倒塌的木鳥居與兩旁柱洞

 

DSC06981鳥居.jpg

↑  倒他在地上的木鳥居,仍清晰可見橫與豎的交接結構,哇!已一百零二年了耶!

 

DSC06973鳥居.jpg

↑  鳥居的柱洞,還保有一截已成苔球的殘柱

 

95253967_10207695284137895_6268082190974713856_o.jpg

↑  終於狼狽抵達傳說中遺隱於霧林裡的舊太平山聚落。首先觸目的是已安座一百零二年、仍大致完整的「加羅神社」本殿基臺,隨後逐層而下會陸續見到爬滿各類植物的御洗手檯、倒塌的木鳥居與兩旁柱洞,以及象徵性地既劃分又連接神界與凡間的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 同樣地大叔會礙眼地站在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上,除了充當比例尺外,也是人老了變得很俗氣地愛到此一遊啦!哈!

 

DSC06858階梯.jpg

↑  沒有礙眼大叔的二十八階壯闊大陡梯

 

 

DSC07239給給池.jpg

↑   原本以為護守這片山林的神祇,早已隨巨木砍伐殆盡而跟著遷移至新太平山的神社。因此當我們一行人離開了舊太平山林業聚落與「加羅神社」遺跡後,沿「嘉平林道」要再踢回紮營地的「護管所」,由於已感疲憊、加上天色亦開始暗沉,所以中途經過「給給池」登山口時,對於到底要不要加碼前往頗讓我猶豫再三﹝儘管「給給池」紀錄上只距離「嘉平林道」僅二十分鐘的腳程﹞。但念及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再來此地,錯過這回或許永遠就沒有機會,牙一咬便毅然決定撐一下跟著廚男哥出發﹝七人中只有三人加走﹞!

自「嘉平林道」登山口上攀,曲折迂迴的陡滑山徑與其說是通往「給給池」,其實何嘗不也是穿越大伐木之後、以顆顆殘留樹頭為墓碑的森林墳場呢?所以這片過往豐饒蒼鬱、甚至於就曾以「神代」命名的山域,怕是真的諸神都退散了吧!只不過當我們一行三人翻過了稜線高點接續下切,發現斤斧之痕似乎漸漸止步、隱沒,於是乎彷彿不經意地偷偷掀起中海拔霧林帶午後必定迷罩的白紗裙一角,便這麼誤闖似地溜進了夢幻的「給給池」畔。

曾好奇地發問,「給給池」為什麼取名為「給給」呢?難道是諸如「偉蛋池」命名權般,乃首發現者的女友小名嗎?哈!後來得到的答案,其實是取自於整池青蛙此起彼落、「給給」復「給給」的鼓鳴迴響,不過「給給池」此刻稍露面容願意向我們這些擅闖者所揭示,卻是時間雖然仍點點滴滴持續地在默數運轉、但正如眼前一切繁華色彩皆簡化地只剩餘黑與白、耳際平靜得無聲無息、水面上下成為了完全對影的鏡象畫面、整個人連同著呼吸似乎都暫停凍結在當下的時空恆定裡。以至於讓我不得不深深相信,縱然人類短短幾十年就把這兒千百年的生命斬殺、掠奪一空,但老太平山的神祇卻從未棄守、甚至選擇離開,「給給池」是否就是山神再次休養生息、吸收日月靈氣、匯聚天地精華的水澤仙居呢?是不是既「給」這塊受傷屬地溫柔療癒,也「給」予這片護佑之域重新再復育所需 ─ 如池面揉結雲霧無邊無垠地永遠滋潤呢......﹝2020.4.29訪「給給池」,5.6補記﹞

 

95216069_10207689161144824_6886592876424200192_o.jpg

↑  唯有不受干擾地真正靜下心,才足以好好專注地凝觀著 ─ 眼前這片既整體純粹、卻又擁懷豐饒細膩層次的麗緻景色吧!或許此次三天兩夜地漫長苦行,是誠心為了前來朝聖被遺忘在山深不知處的老太平神址﹝加羅神社﹞,方讓我得以完全計劃預料外地探訪 ─ 雖然同樣都是仙女散落在這兒的珍珠,但由於所有的目光幾乎都被名氣響亮的「加羅湖」全吸引,所以相對少有人喧、仍秘藏在隱谷裡遺世出塵的「嘉蘭池」。

在這個靜得連自己呼吸聲都能清晰聽聞、如鏡池面似乎同時也映照著內心的域外,我想「加羅神社」縱然早已荒空,但神祇其實卻從來未曾離開......﹝2020.4.30訪,5.2補記﹞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