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544雄關  

↑《冷島 ─ 雄關》檢閱式2015.10.17高美館

雖然關於美術館與創作之間地辯證,已有著種種不計其數地討論﹝比如作品進入美術館便死亡﹞,但對於在高雄當兵的我來說,可以帶著《冷島 ─ 雄關》創作系列,在整整二十年後於高雄市立美術館內展出,即便作品進入美術館真就已死亡,意義仍是百感交集地格外非凡吧!

所幸《冷島 ─ 雄關》創作系列﹝包含著《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真正的決戰場在整個大高雄港,因此在高美館內的展呈,如同先前《冷島 ─ 金甲關》於朱銘美術館內般,算是正式開赴戰場前的「檢閱式」﹝或「閱兵式」,但「閱兵」二字現在頗敏感啊!哈!﹞!

儘管並非是最後決戰的室內「檢閱式」,可是要如何契合策展人王俊琪《城市‧魅感》的整體意念,以及怎麼與同展間的劉和讓作品彼此相呼相應,這個六塊碑的「檢閱式」,也在大陣列隊形不停試擺、推翻、重置後,又來來回回、反反覆覆進行著細移微調。必須無比感謝策展人王俊琪與同學劉和讓,在現場不吝立刻給予建議與討論,讓因為碑的數量不多、顯得單薄的《冷島 ─ 雄關》系列,可以在高美館403展間內,勉勉強強湊成了一個最低限的唬人陣容!

縱然陣勢實在不大,但各位朋友若有恰巧到高美館,還是歡迎一同檢閱為大高雄特別量身組構的《冷島 ─ 雄關》創作系列‧‧‧

 

以《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為首的檢閱式,背後是同學劉和讓的作品

 

另一個角度再來一張囉!

 

在《浪港夜花青春冷 ─ 冷戰高雄吧女紀念碑》之後的《雄關》五碑

 

↑《冷藏摘要》:開赴戰場前的校閱式?
﹝圖說:在這張照片中,小朋友們似乎就是這些碑的檢閱官,哈!﹞

想最初會試驗立碑的形式,最大的原因之一,便是沒有在室內空間展出的機會,所以當我早已習慣於戶外立碑的一切實踐運作 ,後來偶然有機會在戶內展出小草碑時,反而往往會讓我不知所措!
⋯⋯
這次在「mt.black」的《冷藏摘要》個展,由於也是在昔日工廠內的改裝展覽空間,加上共計達25塊碑之多,因此該如何展呈這些數量前所未有、之後將陸續移出立下的群碑,還真令我頗傷腦筋、不知要如何是好。所幸「mt.black」經營者的老同學劉和讓,依照對「mt.black」整體空間的熟稔與想像,最後將這25塊碑,搭配著其它相互關聯呼應的物件,進行了恰如其分地巧妙規畫及佈展!

不管這25塊碑未來將在各自的戰場上﹝戶外預定立碑點﹞,如何地出生入死、頑強固守,但起碼此刻在「mt.black」的《冷藏摘要》展場內陣列,是否就像已整備完畢、即將出征開赴前線,最後齊聚宣誓著一去不回的壯盛檢閱式呢‧‧‧﹝再次感謝老同學劉和讓地精心設計與實際佈展,25塊小草碑共處一室也許會是空前絕後的景觀吧!同時隨著展期推移,將會一塊塊陸續移岀立定戶外,陣式勢必會不停地改變‧‧‧﹞

 
↑關於「檢閱式」─《冷島─金甲關》2015.6﹝照片為在朱銘美術館的「檢閱式」佈展中﹞

猶如越戰電影《金甲部隊》海報中央的鋼盔上,既畫有「和平反戰標誌」,卻又同時寫著「BORN TO KiLL」的「矛盾」般;我的成長學習理智告訴我要「反戰」,但另一方面又延續小時候喜愛著軍事的種種。很抱歉截至目前為止,個人仍無法好好清楚地處理解決這兩端間的「矛盾」,也許只能拿很多人所說「喜愛軍事並不代表好戰」,或「知戰所以懼戰」來自我緩頰下,繼續沉浸在軍事地莫名喜好中!

從小我就喜愛看「閱兵」,必須承認在此刻談這話題非常政治不正確,尤其有了YouTube後,三不五時便會停不下來,總是沒完沒了地一連串觀看並比較全世界各國古今的「閱兵」異同。假設不把「閱兵」直接武斷地視之為「窮兵黷武」,在某個面向上來說,何嘗不能透過「閱兵」的風格差異﹝包括閱不閱兵﹞,來認識全球的各個國家呢?甚至於回過頭來檢視臺灣的前後「閱兵⋯⋯」﹝比如現在「踢正步」地取消﹞,以及如今許多人對於「閱兵」地極力抗拒與嚴厲批判,是否亦能從中觀察到臺灣另一種的演變,是不是也算對這座島嶼進行不僅軍事上的歷史「閱兵檢閱式」呢?

那麼從《冷藏摘要》在「mt.black」展出的《美帝國》、《冷島─太平關》兩系列開始,到即將在朱銘美術館《野生傳說》揭幕的《冷島─金甲關》計畫,都於開赴戰場在戶外真正立定碑前,先行展呈著某種「閱兵」的樣貌意象,或許就是對這方母島,一一「檢閱」著始終瀰漫籠罩的漫長冷戰歷史‧‧‧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