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215_0003俘虜拷貝.jpg

 

應當是大衛‧鮑伊、坂本龍一與導演大島渚超級組合的威力,因為電影《俘虜》之名,讓「俘虜」這兩個字從小便深印在腦海。後來長大到金瓜石玩、讀了一些書才發現,電影《俘虜》並不因為大明星、大導演而遙遠,其實二戰期間在臺灣各地,如同電影《俘虜》的背景,擁有數量不少俘虜營與英、美、澳等的俘虜。甚至於有許多臺灣人到南洋從軍就是待在俘虜營,由於常是擔任第一線面對俘虜的管理工作,戰後往往被當成首要戰犯嚴厲審判。

所以一直以來我便對關於「臺灣俘虜營」的種種,充滿高度好奇。除了有機會就走訪各地的俘虜營舊址﹝有位英國人都會在考據後於遺址立紀念碑,不得不說也影響了小草立碑﹞。能力範圍內收集些所謂的「臺灣俘虜郵便」,乃至於小草明信片也曾覆刻過一款「臺灣俘虜收容所酒保購入券」五圓券的版面,是否都在在顯示我對「俘虜」的持續興趣呢?

前些時日中央社製作了一個「三叉山事件」專題,方又知道這個同樣發生在臺灣與二戰「俘虜」返家有關的軍機墜毀山難。恰巧不久前也購得一張1945年二戰結束未久,在臺灣的盟軍俘虜們,正魚列排隊準備搭船回家。縱然從照片上看來俘虜們幾乎全數衣衫不整、面黃肌瘦﹝許多餓得肋骨都露出來了!尤其又與一旁的美國海軍官兵相比的話﹞,但那種洋溢在臉上混雜著喜悅興奮與迫不急待返鄉之情,是否即使七十多年後的今日此刻,仍能橫跨時空、穿透影像強烈突穿而被感受到呢?

今天又大年除夕,正是所有人都要返家團圓的日子,僅以這張與臺灣息息相關的老影像祝福大家,因為如果飽經戰爭、俘虜營、勞動、病傷等殘酷生死考驗的俘虜,即使再瘦弱、狼狽不堪,都要回家重新開始了!各位想必一定能更好、更無所畏懼地面對全新的一年吧!哈!﹝2018.2.15大年除夕記﹞

 

 

IMG_20180215_0002俘虜.jpg

這張新聞影像的背後解說

 

中央社「三叉山事件」專題
http://www.cna.com.tw/project/201801_mountain/

 

187b.臺灣俘虜收容所.JPG

↑  小草明信片所覆刻的「臺灣俘虜收容所酒保購入券」五圓券的版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lWUlSWlSf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0kj0MwyPAA

 

創作者介紹

「小草藝術學院」狡兔二窟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