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島》在「草山行館」售出一盒囉!2015.5.2

如同在政大化南新村《再見‧歷史》展覽所新刻的《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雙面碑般,不論您對老蔣在臺灣的功過評價如何,自1949年開始至小蔣逝世,把臺灣稱之為「蔣島」並不為過吧!

正由於我不會因為厭惡而故意抹除地不停嘗試正視,所以除了剛剛鐫刻的《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碑,《蔣王朝》系列進行了數年也還沒完結之餘,可以進一步把「老蔣」當商品販售,某個意義對我而言,哈!是比創作更強、更為高竿的事吧!⋯⋯

很早很早以前小草就已曾在「草山行館」販賣,但發生大火後就一直無緣,前陣子小草進入同在陽明山的林語堂故居,心想就再到「草山行館」試問看看,沒料到這次成功了﹝先前被拒絕過啦!﹞!除了明信片外,當然也搭配著《島》盒

所以《蔣島》在陽明山的「草山行館」賣出第一盒,一定要特地宣揚寫篇臉書貼文囉!﹝其實早於5月2日便送第二盒至「草山行館」拍了這張照,但遲到現在才補紀錄啦!﹞

↑《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雙面碑2015.5

早在2005年試驗立碑形式之前,就已經被淡水紅毛城靠近大馬路的南門外,那塊鐫刻著「VR 1868」的界碑所吸引﹝園區內除了領事館建築上也有的VR磚雕文字外,旁邊也有另一塊「VR 1891」﹞。雖然相較於艷赤龐鉅的紅毛城,眾人不一定會注意到這方小碑,不過「VR 1868」界碑對於我來說,彷彿像是一把入門鑰匙﹝果然就正好矗立在南門外﹞,足以開啟不光只是紅毛城,而是一整連串、不間斷的臺灣歷史幢幢堂奧。

或許「VR 1868」的界碑,也是促成後來會有小草立碑的原因之一吧!曾經想過要覆刻「VR 1868」界碑,但遲遲未實踐,反倒藉著在政大化南新村《再見‧歷史》展覽的機會,從「VR 1868」界碑出發,特別勒石一塊《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雙面碑。⋯⋯

《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雙面碑在形式上,毫無疑問就是學習模擬自「VR 1868」界碑,但又嘗試加入大家都熟悉 ─ 春聯之春﹝倒﹞到、福﹝倒﹞到的約定俗成用法,當然啦!在表示蔣﹝倒﹞1949到與中美合作﹝倒﹞1954到之餘,也期盼藉由「蔣」與「中美合作」特意之「反」,是否讓我們可以進一步「反思」、「反省」,自1949年以來的臺灣歷史呢?尤其《再見‧歷史》的展覽,又是舉辦在前身是國民黨黨校的政治大學;《蔣﹝倒﹞1949‧中美合作﹝倒﹞1954》雙面碑則立在昔日紅磚宿舍入門的楊桃院子內‧‧‧

﹝這也是為什麼「中美合作」面的﹝倒﹞到年份選定為1954,因為不僅是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簽訂時間,政治大學就是於這一年在臺復校。歡迎各位朋友前往木柵看展囉!﹞

【地點】政大化南新村 新光路一段65巷73號
  【交通】捷運搭至 動物園站
→轉乘公車236、282、282副、611、棕6、綠1、棕15 至萬壽橋頭(秀明) →步行約2分鐘後抵達
  【展期】5/14-06/04 週三至六13:00-18:00
【官方網站】http://artist.nccu.edu.tw/huanan_exhibit02.html

 

↑見證草山行館惡火的小草明信片架重新整理2010.12.27
﹝清楚可見未被煙燻的明信片外形尺寸留白,能說是明信片捨身護架嗎?﹞

 草山行館曾經是小草明信片的通路點之一
但自2007年疑似遭人為縱火後便斷線了!
草山行館焚毀沒多久時日
我便被通知去領取全都變形的明信片,以及遭燻黑的檜木製明信片架
顯然當時火勢還沒到達禮品販賣部吧!
雖然慶幸還能拿傷品回來,不過就一直在黑暗角落擱著


近日小草明信片有可能再增加一個新通路
因為新通路的屬性與氣氛,突然讓我想起這個遺忘多年的明信片架
所以今日便找出來,再小小地打磨整理一番

隔了幾年重新端詳這個明信片架
儘管滿身都是見證草山行館惡火的煙燻漬黑
但我想這不僅不是髒醜,反而是參與歷史現場的驕傲紋身‧‧‧

因此我決定僅僅打磨邊緣線條,盡可能保留燻煙黑痕
整理告一段落,慎重地磨墨並以毛筆書寫註記前因後果
期盼浴火重生的這個小草明信片架,可以在新通路展現更加豐厚堅韌的生命力‧‧‧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