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191檔案詩學  

↑「檔案詩學!」2015.10.9臺北國際藝術村

由於郭昭蘭老師在策展的課堂強力宣傳這場講座,加上喜愛蒐羅老東西的我對檔案的討論也有高度興趣,因此未事先報名下,就在禮拜五晚上直接跑到了講座地點的臺北國際藝術村。這場講座是由總策劃鄭慧華小姐主持,龔卓軍老師、孫松榮先生主談,郭昭蘭老師與談。

不論是旁聽或聽演講、講座,對於我而言最棒的狀況,便是除了內容當然精采外,還能在底下立刻檢視自己,並馬上又跟著思索激盪出新的想法!從讀大學時開始喜歡收集老事老物,乃至於現在賴以生存的工作,就是以覆刻臺灣老圖像為主的小草明信片。如同剛剛才於「在地實驗計畫論壇」分享「小草明信片作為一種實踐」所言,自1998年起搞小草明信片,是想在「文大美術系學運」的革命後,試圖慢慢建立起「臺灣老圖像的基因資料庫」。在臺灣此際似乎掀起「檔案熱」的當下回頭看,17年前小草明信片誕生時想建立「臺灣老圖像的基因資料庫」的不自量力願景,或許誤打誤撞也有著藉由「覆刻」以形成島嶼「檔案」的概念吧﹝17年來已「覆刻」出版六百多款明信片囉!﹞!

因此當講座後段有一大部分集中在討論「覆刻」的種種問題時﹝由《啟視錄》所引發﹞,在底下我當然也自行檢視著亦是「覆刻」的小草明信片。如同郭昭蘭老師總是說展覽從來都不是客觀中立、帶著強烈的政治性,「覆刻」同樣也是如此。所以在前不久「小草明信片作為一種實踐」的分享中,恰巧我也有特別提到小草明信片雖是「覆刻」老圖像,但從一開始就不追求所謂的百分之百的「覆刻」,諸如明信片的這種形式、背後的小配圖與文案,尤其是我個人始終視為最核心的「文案」,無非是想讓小草明信片的「覆刻」,是一種帶有古今、新舊對話性地「覆刻」!換句話說套著郭昭蘭老師的講法,「覆刻」既然牽涉到「轉檔」,如何、怎樣「轉檔」就是一種政治性的話,那麼經由小草明信片「轉檔」的「覆刻」,是否從來都不是客觀、中立呢?

「小草明信片作為一種實踐」─17年來似乎只顧悶著頭實踐的許許多多問題,彷彿在這場具啟發性關於「檔案熱」的精彩講座中,得到了確認與釐清。同時也是在講座裡,聽到了龔卓軍老師提到了「檔案詩學」一詞,不得不承認聽到的當下心頭為之震懾,如果說聽講座最棒的狀況是「能在底下立刻檢視自己,並馬上又跟著思索激盪出新的想法!」的話,那麼搞了17年累積六百多款,某個層面上同樣帶著「檔案」性質的小草明信片,是否擁有屬於自己長期實踐後所篇篇寫就的「檔案詩學」呢‧‧‧

 

 

 

 

 

DSC02929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87》:郭昭蘭老師的旁聽相關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37706082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