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200221_082326.jpg

↑  猶如「拉荷阿雷」般雷電魂魄、又似雲嶽偉聳的碑?2020.2.21

 

 

既然現在還是以「立碑」為創作形式,因此正如在「大濁水橋」的訪碑記錄裡所寫道:「想以『立碑』的形式嘗試新的創作可能,路徑並不會平白無故從天上掉下來,所以不僅在每次實作中,都盡力試驗些新方向及手法外,多聽、多看、多感受當然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功課。」幸運地近來不僅接連拜訪了「大濁水橋」碑、「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因為偷懶所以紀錄還沒寫啦!﹞,完全不敢想像地竟能當跟屁蟲,插花由嘉明湖山屋管理員們組成的「玉穗社」探勘行。

 

熟悉臺灣山林歷史的朋友應當都知道「玉穗社」三個字所代表的意義,除了是布農族英雄「拉荷阿雷」據守頑抗日本十八年的天險同義詞,山高水遠的深藏位置、尤其是拉庫音溪的吊橋毀損後,即使在登山風氣愈加盛行的今日,也極少聽聞有隊伍前往探訪「玉穗社」與留下文字記錄﹝網路可見似乎只有2002淡江登山隊、2008屏科大黑熊小組與中視MIT拍攝團隊、2013的阿達隊而已﹞。正因為如此,才會讓個個都是山中好手的嘉明湖山屋管理員們﹝錢爸、小米、阿克加羌虎跨域的耀禾、海龍蛙兵的祐璽﹞,趁著今年南橫重新通車至天池、且觀察是枯水期中更加難得的枯低水位,由伍元和老師領軍挑戰彷彿存在於臺灣異次元的域外「玉穗社」。

 

由於眾人研判拉庫音溪的吊橋可能全毀、甚或根本消失,因此嘉明湖山屋管理員的菁英們,邊行邊閱讀地圖再以豐富經驗相互討論後,決定不走傳統的吊橋路線,而大膽嘗試找出一條沒有現成路徑的新方向,沿著正稜下切到底﹝意外發現一處舊部落﹞、涉水經由拉庫音溪與荖濃溪匯流口附近以穿越荖濃溪插天的險峻大峽谷、怵目整大片整大片崩落岸坡、踏過無數動物腳印排遺﹝甚至於骨骸﹞、直抵「玉穗社」下方廣闊的溪床。雖然不久前也才急降海拔一千公尺、數渡冰冷立霧溪尋訪「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但或許已是難得枯低水位的荖濃溪卻依然威力兇猛懾人,讓不自量力打算叩關古天險的我,不論在心理或肉身上,都一而再三遭受易守難攻的「玉穗社」,刻刻時時、裡裡外外地全方面無情痛擊!

 

所以屢阻屢戰、途中必須野營兩晚,第三天再由莫拉克颱風蹂躪雖已十年卻絲毫未見復原的荒漠溪底、沿崩壁小溝澗的缺口硬切開徑,當愈攀愈上、地勢漸漸轉趨柔緩,彷彿就能感受得到布農族的祖靈,似乎願意接納我們這個擅闖、卻是慕名朝聖的隊伍,於是在從未停止急促、反而更加強烈地心跳呼吸裡,見到了「拉荷阿雷」後人於2000年矗立在家屋中的「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

 

頗為恰巧的是之所以會有「玉穗社」及「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前因正是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五年理蕃計劃」連動引爆的1915年「大分事件」。相較於內太魯閣立霧溪上游的「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2000年才剛立未久的「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當然算年輕﹝但也二十年了!﹞,儘管「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與「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兩碑的世間位階與年份皆相差甚遠。不過對於我來說,「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若代表、展示的是帝國權力機器地絕對征服宰制的話,那麼「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所銘鐫的是否正為「拉荷阿雷」與族人們不願屈從、如德勒茲所言 「解疆界」 「逃逸域外」的自由意志與突穿魂魄呢?

 

要是以「立碑」作為一種創作形式來看的話,我想進一步地追問:「自2000以來的二十年間,似乎只有三組人馬前來『玉穗社』看到這塊碑,為什麼看的人不多不僅完全無損此碑的價值力量,反而更擁有著讓我不畏身心勞苦、甘願冒險跋山涉水來到跟前只為瞧上一眼的魔力呢?﹝且看看每個好不容易抵達「玉穗社」的人包括我都必定要與這塊碑合影,哈!﹞」小草立碑之所以至今試驗的腳步仍未停,無非就是尚無法以實作好好充分地回答這個提問吧......﹝伍元和老師領隊的嘉明湖山屋管理員「玉穗社」探勘行2020.2.19-222.24補記﹞

 

 

 

DSC01389玉穗社.jpg

↑  伍元和老師領隊的嘉明湖山屋管理員「玉穗社」探勘行2020.2.19-22,成員共十三人2020.2.21與「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合影。

 

IMG_20200224_125958玉穗社.jpg

↑  我剛服役的新探險帽,又可添上值得記載的一筆了!哈!

 

IMG_20200224_130030玉穗社.jpg

↑  至今僅有三筆行程而已

 

87223641_10207348395865905_733345105783554048_o.jpg

↑  非常幸運地是這回由布農族人的高大哥負責我們其中一車的接駁,而且只是在回程車上隨口問他是否認識「拉荷‧阿雷」的後人,他便直接載我們到梅山去拜訪「拉荷‧阿雷」的曾孫子,聽了許多證言與故事,讓這回的「玉穗社」探勘行有個最完美的結尾﹝右三是「拉荷‧阿雷」曾孫子的阿里曼先生,右四為高大哥﹞。

 

87809747_10207351024011607_7956792898593226752_o.jpg

↑  參考圖:「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若代表、展示的是帝國權力機器地絕對征服宰制的話,那麼「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所銘鐫的 ─ 是否正為「拉荷‧阿雷」與族人們不願屈從、如德勒茲所言「解疆界」、「逃逸域外」的自由意志與突穿魂魄呢? ─ 因為偷懶還沒寫訪碑記錄的內太魯閣「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2019.11.13

 

87800639_10207351044412117_1736113879412375552_o.jpg

↑  參考圖:「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若代表、展示的是帝國權力機器地絕對征服宰制的話,那麼「布農拉荷阿雷玉穗社遺址」碑所銘鐫的 ─ 是否正為「拉荷‧阿雷」與族人們不願屈從、如德勒茲所言「解疆界」、「逃逸域外」的自由意志與突穿魂魄呢? ─ 因為偷懶還沒寫訪碑記錄的傾倒「佐久間臺灣總督露營之跡」碑二2019.11.13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