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318  

↑「與匠人師傅地共同合作」─小草立碑2015.10
﹝圖說:右邊穿著白汗衫的就是大辣辣卻粗中帶細的石雕場汪老闆2014.10.3拍﹞

從剛開始立碑一直到現在都有不少人提問:「你是自己刻碑嗎?」由於處理石頭與刻字皆算是高門檻的技術,加上石雕場的師傅們總能把我寫的字鐫得比想像中好,既然都已經是自己親手磨墨寫字,所以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自行刻碑!也因此讓我從2005年試驗立碑以來,與大竹圍石雕場的汪老闆建立起一種特殊的長久友誼及合作關係。亦即是我與汪老闆算是活在兩種不同平行世界的人,沒想到透過立碑之故,我們不但認識碰在一塊,而且還不間斷地整整延續了十年。相較於眾多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與看似大辣辣卻粗中帶細的汪老闆相處,真的特別輕鬆自在﹝每次都不能拒絕地要讓他熱情招待菸與檳榔啦!﹞,更是喜愛聽他邊大口吃著檳榔一邊說話、講許許多多關於石雕產業的過往精彩故事!總之直到如今,我從不懷疑也非常放心地可以把任何字與構想,交給汪老闆及他的師傅們製作成石碑!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上禮拜龔卓軍老師在課堂上提到「限界藝術」地影響,讓我兩天前的上禮拜六﹝2015.10.3﹞,於「在地實驗計畫論壇」分享「小草立碑作為一種行動」時,特別加入了「與匠人師傅地共同合作」的內容頁面。是的,藉由這次公開的演講,正式宣告著大竹圍石雕場與小草是一種立碑的共同合作關係。除了表達十年來對汪老闆與師傅們地感謝、尊敬外,甚至於以小草立碑能與石雕匠人師傅合作,為無比地大驕傲及光榮!

今天﹝2015.10.5﹞在龔老師的課堂,不僅老師又提到了鶴見俊輔的「限界藝術論」與日本「大地藝術祭」,恰巧昨日也剛於「在地實驗外掛論壇」演講的香港活化廳阿峰,亦來到教室分享同樣企圖由下而上的香港實踐經驗。在在都讓我在心底,為小草立碑一開始就選擇與民間的匠人師傅合作,深感激勵鼓舞,今後也將不停地繼續同行下去‧‧‧

 

基於對匠人師傅地尊敬與感謝,很早以前只要碑有空位,都會鐫上「大竹圍刻」

 

↑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2014.10.16大竹圍石雕場

老同學劉和讓這回不僅一口氣贊助了小草進行25塊的大立碑計畫,也因為他想紀錄刻碑的製作過程,才讓嘗試立碑已近十年的我,方第一次在深山裡的石雕場中,真正親眼看到小草的碑是怎麼被師父刻製出來。
見到兩位師父拿著電動機具手工刻著小草碑上的字﹝現在多是電腦噴砂,仍然純手工刻字已不多了!﹞,不得不說內心既是激動,又有著近鄉情怯般地害羞啊!
拍到一張阿讓正在紀錄師父工作情形的照片,我可以正經地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嗎?﹝師父邊抽菸邊工作怎能不帥呢?哈!﹞⋯⋯

謝謝兩位師父、謝謝汪老闆、謝謝劉和讓!
 
↑小草明信片的時空行旅134 ─ 檳榔牌香煙標﹝2013.8.1﹞

八年前﹝2005﹞的那時,景氣仍不錯,小草明信片在誠品書店還算是新鮮的商品,所以我幾乎每個禮拜都要經八里沿西濱公路送貨到桃園的誠品物流。正因為每禮拜周期性地途經八里,反覆看見群聚的石材石雕場,才讓我突然興起是否可以委託刻碑並嘗試立下的創作念頭。因此在一如往常的某個禮拜,藉著同樣送貨誠品物流的回程再經八里,憑著感覺就隨便挑了一間石雕場入內詢問,完完全全沒想到竟一路搞「立碑」到現在仍樂此不疲而未歇。當初憑直覺選的刻碑石雕場,合作了八年也還繼續著,由於八年實在是不短的時間,與汪老闆及老闆娘都算是朋友了!或許這就是彼此的緣分。

汪老闆總是說要叫他大胖良﹝閩南語音為大ㄎㄡ良﹞,說本名反而沒有人認識,從此大概就可以知道汪老闆是個豪爽不拘小節的人。幾次前往取碑時總會讓他留下來聊東說西,當然就會讓汪老闆熱情地先招待檳榔和香菸。其實我超喜⋯⋯歡在吃檳榔的冒汗暈眩中,聽汪老闆也是天南地北、隨手捻來地滔滔講話﹝退伍後就沒有機會再體驗這種檳榔加香煙聊是非的感覺了!﹞。因為十五歲當學徒,二十四歲便成為老闆包廟宇石雕工程的汪老闆,何嘗不是另一種更為龐雜、豐厚的社會大百科呢﹝比如就讓汪老闆指引不少名人墓,像是難尋的黃信介先生安息地﹞?頗好奇社會閱歷豐富的汪老闆,最初是怎麼看待我這個闖進石雕場,莫名其妙要刻碑的不速之客呢?但多年來,的確是受到汪老闆與老闆娘在各式各樣刻碑想法上地盡力支持,以及刻碑費的不時打折贊助與常常遲付的無比包容。

所以我知道《小草明信片的時空行旅》計畫之134檳榔牌香煙標版面,手持拍照的第一人選就是石雕場的汪老闆了!趁著取《革命‧權慾》原點碑的機會,邀請汪老闆共襄盛舉,豪氣地大ㄎㄡ﹝胖﹞良二話不說,立刻又塞了一顆超大檳榔笑著面對我的鏡頭‧‧‧﹝最後真是要再次謝謝汪老闆與老闆娘八年來的幫忙及相挺啊!﹞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