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號公路拷貝.jpg

↑ 〈當風劃過屏風山〉─ 風行「八號公路」

 

 

二月初參加森人「散步七─古關原」的活動,主要目的地沒有疑問地當然就是位在屏風山下溪谷的「古關原」了!只不過因為與伍元和老師一同中橫驅車前往登山口的大禹嶺集合,由於伍老師的朋友恰巧在「洛韶山莊」當莊主,所以意外可以中途稍停地參觀漢寶德先生早期作品的「洛韶山莊」,那麼得知山莊後住著一位製古琴的隱者雖未遇,該稱得上是意外中的意外交會了吧!不過若相較於「洛韶山莊」與製琴隱者,我認為最大的意外收穫,或許是認識伍老師的朋友、「洛韶山莊」莊主的謝卓穎先生。

 

本來車行時伍老師提到他有位朋友正在「洛韶山莊」當莊主,我還以為是像嘉明湖或雪山三六九山莊的山屋值班管理員,後來才搞清楚原來是謝先生因為持續舉辦著中橫寒暑假的健行營隊,多年來都會向國家公園短期租借「洛韶山莊」成為中途站,所以駐站時當然就是莊主了!隨後謝莊主贈送訪客伍老師一款上頭印有「8」的背包套,引起了我為什麼是「8」地疑問?經由莊主解釋方知用「8」乃取自於中橫為編號「八」的省道。

 

所以謝莊主之所以會是「洛韶山莊」的莊主、之所以至今寒暑假仍辦著中橫建行營隊,甚至於創辦一個就名為「『8』號省道」的品牌,全都是因為對青春年少時曾日曬雨淋健行在「八號公路」上地念念不忘啊﹝不單創立「8」的品牌,也因此開了戶外用品店,所以對年少的「八號公路」算是真愛啊!﹞!既然「8」是中橫的「『8』號省道」,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品牌「8」上會有座山圖樣,但謝莊主卻說這座山並非中橫道上的綿延群山意象,而是專指著「屏風山」﹝不就是與這回「古關原」相同路徑的山上嗎?﹞,所以便又再提到了〈當風劃過屏風山〉這首歌。

 

說來慚愧在謝莊主提到〈當風劃過屏風山〉這首歌名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所以根本也沒聽過〈當風劃過屏風山〉。但因為「古關原」就處與「屏風山」的高峰下與前往途中,基於好奇回臺北後有上YouTube搜尋,哇!一聽之後我終於完完全全能明白及體會﹝或該說恍然大悟﹞,為什麼謝莊主會成為「洛韶山莊」的莊主讓我們可以偶訪、為什麼謝莊主會不辭辛苦地持續辦著一梯又一梯有音樂晚會的中橫健行營隊、為什麼在開了戶外生活用品店之後又創造有故事在山上的「八號公路」這個品牌。

 

朋友們您如果願意因為我這貼文而試著聽一聽〈當風劃過屏風山〉、也讀一讀歌詞,不知是否會有如我相聽恨晚的懊惱感受般,在此之前怎會一再錯過這首既擁懷著濃濃青春詩意、卻又緊貼著土地山林歲月情感的歌呢﹝亦未曾聞黃凱文這位詞曲創作者﹞?所幸還有如謝莊主般不逐俗流的真正深愛人們,跟著劃過「屏風山」的「風」,在蜿蜒綿長的「八號公路」永遠不停盤旋地與立霧溪唱和著......﹝2020.2.1拜訪「洛韶山莊」謝莊主,2020.3.7補記,照片是伍老師割愛給我的「八號公路」背包套﹞

 

以下是〈當風劃過屏風山〉的歌詞,其實已是詩了!﹝詞曲:黃凱文﹞

 

從屏風山背後吹來的風 交織成雲煙

啊輕輕劃過立霧溪水面 激浪花拍岸邊

負載著一身迷濛水氣 不捨的飛上了天

啊載得動的就是雲化的海 載不動的是思念

 

一過了海拔兩千公尺線 思鄉就更強烈

灑我的鄉愁讓群山白了頭 只剩屏風山綠依舊

從觀雲望向山浮在雲海中 隨雲影洶湧它一動也不動

萬般變化人說轉眼成空 我是山裡的孩堤什麼也不懂

當不在山裡的時候 是否山也很寂寞

 

曾經在這崖邊看山的人 到處都尋不見

屏風山或許會不解的問 老泰雅在哪邊

曾經在這裡開路的人 已逐漸消逝人世間

屏風山低聲難過的問 老戰友在哪邊

 

一過了海拔兩千公尺線 觀雲就在眼前

灑我的鄉愁讓群山白了頭 不讓屏風山淚依舊

飲山中酒經我的口入我的喉

敬山中月有老故事有老朋友

聽雲中濤洗新的愁舊的憂

啊老朋友握我的手請用力握 讓淚流 流過眼角 流過喉頭

劃過胸口 一如風 劃過屏風山頭

 

一過了海拔兩千公尺線 觀雲就在眼前

灑我的鄉愁讓群山白了頭 不讓屏風山淚依舊

 

 

DSC09705八號公路.jpg

↑  「洛韶山莊」謝莊主、伍老師與「八號公路」背包套 ─ 「走過中橫、無所不能」

 

88038025_10207402247252156_1493685532721414144_o.jpg

↑  「洛韶山莊」謝莊主、伍老師與「八號公路」背包套 ─ 「走過中橫、無所不能」之二

 

84144448_10207287218016497_912290309671485440_o.jpg

↑  這回參加森人「散步七 ─ 古關原」前往大禹嶺集合的途中,因為伍元和老師恰巧有位朋友正在洛韶山莊當莊主,因此便這麼意外地跟著參觀中橫道上這棟幾乎被遺忘的閃耀白盒子。其實很早以前也曾約略聽聞這件漢寶德先生剛回國時的作品,但比起漢先生後來加入許多東方、甚至閩南或臺灣元素的建築,相較之下簡潔又秘藏深山的洛韶山莊就容易被忽略吧!正因為包括我在內都未曾注意過洛韶山莊,初次無意探訪便更為地驚艷!洛韶山莊雖然是簡潔的幾何量體組合,可是搭配著錯落緩移的層疊光影,營造出的曲折空間卻完全不簡單地處處充滿著令人驚奇的複雜變化,頗有我過往進入聖心女中船屋內同等的細緻體驗感受,儘管吹毛求疵、雞蛋裡挑骨頭地認為施工與材料可以更為講究細膩些,但完全無法否認漢先生在洛韶山莊設計上全神貫注、全力投入之超高密度!由於歸來十餘天卻仍念念難忘中橫谷懷裡與群峰唱和的洛韶山莊空間詩語,懶散的我也忍不住要補貼些洛韶山莊的片影以日後備忘!2020.2.1探訪,2.11補記

 

88074358_10207390046147136_8146950861931675648_o.jpg

↑  就像在當今網路時代的超強傳播力下,大概已難再有真正的秘境般,那麼這個時代還會有所謂的隱士嗎?二月初參加森人「散步七 ─ 古關原」的活動前往大禹嶺集合,因為與伍元和老師同車的緣故,得以順路參觀中橫道上漢寶德所設計的「洛韶山莊」。當伍老師朋友的莊主親自為我們導覽時,曾提到「洛韶山莊」後方住著一位製古琴的人,又自現代主義的「洛韶山莊」俯瞰,見到一道彎彎階梯延伸而上、通往一棟斜屋頂的簡樸房舍,儘管在網路時代裡已難有秘境與隱士,但見此情此景及聽聞「古琴」二字,加以即使是今日「洛韶」仍屬不易抵達的群山懷繞裡,所以是否真有隱士深居修行於此呢?

因此在「洛韶山莊」謝莊主帶領下,我們一行人登上彎梯試著想拜訪這位製古琴者,然而主人卻恰巧不在,雖稍感遺憾,但透過院落裡的一具具古琴雛形、一罈罈釀酒,反讓我對主人有更大的想像及好奇了!或許主人是不是隱士已不重要,或許「尋隱者不遇」便是與這位隱士最好地交會吧......﹝2020.2.1拜訪,2020.3.4補記﹞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