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盛開在《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2001

約莫十多年前,某日我接到「時報文化」出版社編輯的來電,說明何榮幸先生將要出版一本有關學運的書,何先生特別提到我所刻印的《野百合》小版畫,所以便聯繫詢問我,不知是否願意提供以當成封面設計的素材呢?何榮幸先生早已久聞其名,加上是有關學運的書,不僅當然好啊!就像是何先生的大名般,根本已是敝人的「榮幸」了!不久後正式出版,除了想瞧一瞧《野百合》版畫呈現在封面上的模樣外,也翻了翻內頁。如同書名《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這是一本學運世代的訪談錄集結。但別以為封面是《野百合》,就認為裡面訪談的對象便全是「野百合學運」的成員。事實上還包含著更早之前的學運世代,比如大家所熟知的馬永成與羅文嘉。所以書裡既然有許多非「野百合」世代的學運人,但何榮幸先生卻特別要選「野百合」放在書的封面,是不是意味著眾人彼時在某種程度上,將「學運」與「野百合」之間畫上等⋯⋯號呢?﹝當然,之後還有所謂的「野草莓學運」﹞不單單是學運,許許多多人也把「野百合」當成是這座島嶼的同義詞。只是時間總是極其殘酷地,揭露純真與理想在現實下的假面。不只一位的學運世代﹝包括書中訪談的好幾位﹞,成為政客的工具,甚至於涉入官司,縱然不提最後定罪與否,社會的信任觀感恐怕早已全盤崩潰‧‧‧但是在本書出版﹝2001﹞又十多年後重新檢視,除去被認為「同流合汙」的數位,其實還有更多的「學運世代」,仍未忘懷年少時的初衷,選擇隱身在社會中,繼續進行著轉變成各種形式的小學運或小革命,比如我一直所熟悉並長期觀看的周奕成學長。

由於這回在《一年畫廊第九號剝皮計畫》裡,首度展出《野百合》版畫原作,讓我想起了這本《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不可否認地,1994年的「文化大學美術系學運」承接著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所以見到《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封面上的《野百合》版畫,我想藉此再好好地問問自己:「心中的那朵『野百合』,是否依然純潔美麗地還盛綻著呢?」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 小草書籤7 》:關於「野百合」的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6622346

 

    全站熱搜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