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302.jpg野湯  

↑   青春的野湯天體處女泡!1991或1992北橫嘎拉賀

 

前幾天﹝2013.4.17﹞因為小草一款臺南「全臺首學」的覆刻明信片印製完成,想起了1991年讀大學時初訪臺南孔廟的年少事與照片,所以有感在部落格與臉書上貼出了一篇圖文。姑且不論大家的眼光﹝多半是譏笑吧!哈!﹞,在如今已是大叔的年紀回首過往曾有的青春,滋味雖然以複雜的感嘆居多,卻又覺得有面對並藉此稍稍整理之必要。那麼我該如何回頭重新檢視自己的舊影呢?哪些舊照算是對自己別具意義的自我經典呢? 

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只會有三分鐘熱度,不過此刻在勁頭上真要選,有一張與同學賴致元在北橫嘎拉賀野溪溫泉的裸合影,絕對是不能遺漏的啦!其實這張對我與賴致元都很重要的照片,先前已在〈野溪溫泉的現在式與過去式【1】〉蠻詳盡地回憶書寫過,如今再次整理,依然還是要重貼這篇小舊文: 

「‧‧‧提到野溪溫泉初體驗,當然就是與賴致元同行的北橫『嘎拉賀野溪溫泉瀑布』。上次在 不禁讚嘆而自信 ─ 北橫【小烏來瀑布】裡回憶起北橫探路行,沒想到失聯已久的『賴董』突然出現留言,嚇我一跳之餘,還要求務必公開我與他的珍貴『裸照』﹝因為賴董粉絲眾多,為了衝本部落格人氣,這是一定要的啦!﹞。其實,『小烏來瀑布』只是那次偵查非常平淡的臨時開味前菜吧!至於主菜,也不過是我偶然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嘎拉賀野溪溫泉瀑布』的報導。可能我轉述『嘎拉賀野溪溫泉瀑布』的報導有點像是在掰遠古神話,賴董不疑有他,居然就騎出北橫主線,往『嘎拉賀』的產業道路不怕死挺進。我記得那是條路況不佳,無論怎麼騎似乎永遠都還沒到的漫漫長路。果然當我們可能已到達『嘎拉賀』時,不僅早已天黑,還籠罩著『伸手不見五指』一點都不誇張的濃霧,四周完全漆暗又無聲,唯一的光線就是摩托車的頭燈。當兩個天真的大學生在天晚起霧中,初次闖進完全不熟悉地形的深山部落,為了找尋住宿的教授山莊,像迷路的著急小孩怯騎在陡峭果園路上,那種如惡霧完全瀰漫的強烈未知與恐懼,即使事隔十五年,內心依然隱隱顫抖、害怕、起雞皮疙瘩!

不過此刻我還能在這回億,表示我們最後還是在驚慌中抵達教授山莊。教授山莊朱先生先替我們壓壓驚再讓我們吃飽後,睡了一晚特別安穩的覺。第二天起床,屋外視野遼闊、遠山煙嵐雲霧盤繞,完全沒有昨夜彷彿被世界惡意遺棄的絕望慌張感。因為還要趕回台北,事不宜遲馬上出發尋找野溪溫泉瀑布,當我們依指示一路下衝溪谷時不免想,等下是走原路上來嗎?那不就XXX‧‧‧但這樣非常務實的疑問,在終於到達溪谷見到溫泉瀑布後,便先拋到九霄雲外了!從後來陸陸續續的媒體報導中對比發現,或許那時只是『嘎拉賀野溪溫泉瀑布』剛開始被曝光介紹,所以一切尚維持著最原始的自然風貌﹝僅以溪石堆圍小池,後來似乎用到了水泥﹞。經評估大概暫時不會有人與我們湊熱鬧後,兩個大男人當然不需害羞全脫了!既然風塵僕僕大老遠害怕受驚來到嘎拉賀,外加不計後果下切至溪谷底,當然要狠狠撈夠本,用各種花樣泡個過癮。

不論是假裝自己乃一介武林高手,端坐在溫泉瀑布下灌頂修練,或躺在天然浴池裡,沒多久就一邊熱、半身冷﹝冰溪不斷竄入石堆池﹞,此時正好有株野生櫻紅,豔綻在萬綠溪谷的仰望視界中﹝我發誓,真有棵正開的櫻花﹞。

可能我們都知道不一定還有緣分再來,當然要拍張到此一遊照﹝我倆畢竟是俗人﹞。而且想到15年後還可以拿來衝部落格人氣,豈能不光溜溜呢﹝但不蹓鳥喲﹞?因為是我的相機,自然由我擺置調整後按下倒數的快門。賴董早已遮好第三點,等著我跑回也泡進池內,沒料到溫泉瀑布怎麼突然變得很燙勒,立刻受不了生物本能跳起來,可是、可是   ─   倒數就要結束、快門即將開合!眼見敝人馬上有三點全露危機,恰巧旁邊有一芋葉,先抓應急再說!於是賴董笑得開心燦爛,我則是裝笑實痛,一手護住我嫩嫩的小屁屁,突然間變成了以葉遮羞的『亞當』‧‧‧

重新回到繁華塵世台北,儘管『嘎拉賀野溪溫泉瀑布』之行驚險、刺激、好玩,但賴董認為其他同學可能會受不了,所以正式行便改到對邊的『拉拉山』。如果我的野溪溫泉處女泡給了『嘎拉賀』,真巧!人生第一回在手掌接下片片呈結晶狀的潔白雪花,也是在不久後的『拉拉山』‧‧‧」

後來我雖然陸陸續續探訪過不少的野溪溫泉,但永遠都比不上這張照片所凝結記錄和賴致元共同處女天體泡,湯煙與年少輕狂裊裊交纏騰昇的青春繚繞記憶‧‧‧

 


DSC03743橋頭甲圍

↑  站內相關參考連結:

● 《小草書籤73》─「朱顏只堪回首殘影中」的相關文章彙整連結

http://peter601017.pixnet.net/blog/post/425949914

 

peter60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